极地雪松

厮混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上了艺术这条贼船05/有病欢脱向

Stage.5

“炸了,全炸了!”

“我说,你走路的时候还是别看手机了吧……”

“药研说得有道理。”

“你们这两个当事人都什么态度啊?现在你俩,我,一期哥的关系在全网传得沸沸扬扬的,你俩咋还跟个没事人似的?”

面对鲶尾藤四郎,药研藤四郎和骨喰藤四郎一摊死水的表情如出一辙,脚下的步伐丝毫没有任何紊乱,依旧沿着既定的轨迹遛弯,丝毫没有鲶尾脚下忽快忽慢的不和谐声音。药研藤四郎推了推眼镜:“本来就没什么事……这种昙花一现的东西……我已经见过很多次了。”

鲶尾藤四郎又把异样的目光投向自己的好兄弟,骨喰藤四郎则看了他一眼:“药研说得有道理。”

“诶你们两个!怎么都一唱一和地和我对着干啊?怎么不去组团说相声啊?要不要考虑一下出山前先剪个杀马特发型?”

“你倒挺合适,不用剪就杀马特。”

“我和你对着干了?”

“别听他瞎说。”药研赶快统一战线。

骨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陈述事实而已。为什么说相声的要剪杀马特?”

“骨喰,你见过哪个相声演员见过杀马特……其实你这天天一本正经的脸去说落语也不错……”鲶尾一脚踢开路边的一个小石子,但是角度不好,石子没滚多远就被一丛杂草阻拦了下来。他摇摇脑袋,那一撮特殊的翘发也跟着摆来摆去:“你们不怕媒体有什么举动?”

“这么说来,你是不知道一期哥的选择了?”药研藤四郎反问。

“我怎么能不相信一期哥呢?只是、只是……”

“那骨喰呢?你怎么看?”药研藤四郎转向骨喰。

“根据他的性格,这肯定是在计划之列的。”骨喰简单的说了一句:“所以说可能只是借着开玩笑的借口故意走露风声的。”

“计划之列,这这这……怎么可能?”

一期一振那天晚上明知鲶尾藤四郎携带着录像设备,却仍然叫药研藤四郎上楼找他,在药研不知情的情况下造成了三方关系纷纷暴露的情况。而在此之前,一期一振对自己的后辈向来爱护有加,从来就没有什么故意曝光一说。

“曝光对于我们来说有什么好处吗?”鲶尾想来想去,最后得出了这么一句话。

药研藤四郎点头:“我想,这已经很明显了。也许一期哥认为你们该承受这方面的压力了吧。想想就明白,换作合唱队的任何一人,我想一期哥都不敢冒这个险。”

“对我们好?真的吗?”鲶尾自言自语似的地说:“他甚至都没有跟我们商量我们是否愿意……我们……”

鲶尾不再说什么,而是两眼直勾勾地看着药研。现在的小路有一点坡度,三个人的行走便不像在平地上那样轻稳。这个气氛比较符合鲶尾在想的问题,也让药研藤四郎轻易的读出了鲶尾眼神的含义。

鲶尾在羡慕药研。

以自由人的身份,靠自己打拼出来一番天地,这可谓是鲶尾在潜意识里根深蒂固的信念。而现在,药研藤四郎做到了,他和骨喰藤四郎却做不到了。

因为在别人眼里,他们是一期一振的弟弟,再也不和那些“网红”或是“翻唱歌手”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了。

群众能把他们从同类的歌手中检索出来,也许不是因为实力或人格魅力,而是仅仅因为“这两人是一期一振的弟弟”。

天啊。

“其实你想,这还是挺不错的,至少说明一期哥相信你们两个一定能克服困难。”药研藤四郎推了下眼镜:“而且一期哥不和你们商量还因为另外一个不争的事实。”

“生活也不会和你们商量你们是否愿意。”

“药研说得有道理。”

“所以,继续努力吧。”药研藤四郎说:“处理得好的话,完全可以做到游刃有余,但做不好的话……嗯……你们还记得几年前长船长义的那个事情吗?”

“长船长义?”鲶尾略微思考了一下,立刻又说:“哦哦哦,记得!那哥们儿记不清叫啥了,可真是有够倒霉的,明明什么事情也没干……”

“是啊,本是完完全全的普通之人,却偏要被推到媒体的聚光灯下。你们知道那个年轻人后来怎么样了吗?”
“不知。”

走着下坡路的药研步伐轻快了不少,语气却变得愈发的沉重:“他患上了重度抑郁症。”

“啊?完全不知道啊?!!”

“媒体当时看他的表现,已经颇为失望了。再加之事件的关注度已经过去了高峰期,他早就失去了炒作价值了,自然没有媒体搭理他。不过这中间好像还有别的原因来着……好像是他的家人把他保护起来了,所以就是有想报道的媒体也没有得逞。”药研藤四郎说:“之后他好像也再也没有什么消息,原来的音乐学业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如果真是病了这么长时间,那么多半已经是个废人了吧。”

药研的语调里透露着浓浓的惋惜之情。鲶尾说:“那我们还是努力比较好……”

三人,不,两人失去了聊天的欲望,继续沿着小道散步。不一会儿,走在最后面的骨喰却突然站住,又倒着走了几步,向着某一个地方望去。药研和鲶尾马上就注意到了不对的地方。鲶尾回头招呼了一声:“骨喰?”

“看那边,包丁和博多。”

“他们两个凑一块?”听到这个兴趣爱好压根儿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组合成员名,前面的两人也跟着倒了回来,鲶尾藤四郎踮了踮脚:“真事儿嘞!他俩缩在那里干什么呢?”

“被他俩的小哥哥教坏了。”药研显然是指的鲶尾。

“去去去,哪里有的事。”鲶尾右手跟驱蚊子似的朝药研摆了摆:“先让我观察观察再说……他俩隔的太远了,听不清再说啥……”

还说不是跟他学的。药研无奈地笑了笑,也饶有兴趣的观察起了包丁和博多的小动作。

—TBC—





觉得鲶尾应该是偶尔会被烦恼所困的人,再加上不是刀子精而是小青年,应该没有问题。

今天我也在审查自己有没有OOC啊……(躺平)

停更了好长一段时间,然而考试成绩稀烂……现在唯有活鸡能给我以安慰……

虽然活鸡里没有青江江小狐狸药丸,更没有厚君或者是平平

评论(7)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