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地雪松

厮混

现在的人们究竟都怎么了??!/ooc/一发玩

50fo点梗,应四位伙计的要求,把鹤药校园,青江校园以及大俱利伽罗冷眼看世界放在了一起。

我的脑袋一定有病

居然还沿袭了艺术贼船的人设,我先说明一下,这和我原来的设定有出入。后文里会有不一样的地方,要自动无视。

所以这次要注意,OOCOOCOOCOOC!!!不经大脑思考,看着开心就好。

1

今天早上一来好像就听到了不得了的事——本区的美术学校要被外省兼并。至于各方面的条件,按照他们学校的人来说,肯定是要变差的。虽说好像很了不起,但这还没有到吓到我的地步。哼,我是那么好受惊吓的吗?讲真我真是为自己随机应变的蜜汁淡定感到高兴,但当我下课瞎逛走到艺术楼那里去的时候……

我他妈被吓到了。

诶,先说明一下,我前面自述的不容易受到惊吓可不是我爱说大话什么之类的东西,我不容易受到惊吓,而我又被吓到了,这明显是在衬托这个事情令人惊奇之处,衬托,OK?更加反映出了这整个事情的严重性,明白?

如果有人告诉我美术生开展了人体写生,那我肯定不会表现的这么失态,至少不会看到那个东西后连着向后蹦好几步,这明显的慌乱的行为。但是你要知道……enmmm……在有的地方看到这个地方没有的东西就会造成这样的效果,因此……

公告栏上为什么会充满着大大的裸体女人啊!!!这是有多大仇,不,脑袋里装着多少污秽的东西啊??!同学你冷静一下,不要互相伤害啊!你知道如果让我亲爱的同桌看到这些东西,他会有什么反应吗??!哦,反应也许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汽油加火拿着加特林乱射,而是微笑着:“鹤丸,你可知……”啊,不对,是:“同学,你可知……”,这个死不是我作的,所以他不必向我微笑。这个你可知可不是“你可知妈港不是我真姓”啊!是“你可知这样道德败坏可能会给所有后辈其中包括我目前在身边的十二个弟弟在内带来什么影响吗?”啊!他的十二个弟弟!在身边的!一说起这个我就想吐槽!他竟然还说他还有诸如清水藤四郎毛利藤四郎的在外弟弟?!都是晚期智人诶,身体构造没有什么不一样吧?为什么我的国永老爹就我这么一个儿子?

但我依旧没有把这个东西擦掉,比起十万人*,这个场面简直是“不足为外人道也”(咦我刚才好像说了隔壁国家的梗和古文?算了,之前还有他们国的歌来着)。风纪委员一期一振,你爱看就看吧,反正你的“万一我弟弟看到了”也只是万一而已。我可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心如止水”,“波澜不惊”呢,是吧?

所以现在还是先走为妙。

2

一期哥的学校真是奇妙。走进去居然有一股浓浓的异域风情,连不同肤色的人都有,但是……

在公告栏上画裸体的女人也算异域风情?

也许是我国的风情,但绝对不是粟田口的风情,也不是一期哥的风情。

一期哥可是风纪委员啊,怎么会不管这种事情?

虽说是为了让我转学先适应环境才来逛一圈,但是这个在楼前堂而皇之地摆着这种东西,说什么也不正常吧?!

他还说因为他有事,可以拜托他那个叫三日月宗近的同学,而现在,三日月宗近的朋友又找到我说三日月有急事必须先回去所以又拜托了一个叫鹤丸国永的人。那那个叫鹤丸国永的现在又在哪啊?

算了,又不是小孩,我可以自己处理好的。但如果鹤丸国永也在找我,那么岂不是很麻烦?

真心麻烦。

回去路上倒是碰到了一个伙计。他一见到我脸色就不对,还装作热情地跟我打招呼。接着就问我是不是和一期一振有什么关系。当时我想:这是一期哥的好朋友?这也能认出来吗?但是紧接着他问我是不是厚藤四郎时我就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我和厚的发型很像吗?你到底紧张个什么劲儿啊?

果然居心叵测。

我突然就想起了电视上的狗血桥段。突然我觉得让他问出我是一期一振的弟弟就已经够多了。再按照电视,如果我有个短刀什么的,我一定会在他有任何异常举动之前一刀击穿他的小腹。话有点狠,但这些都是因为我看他不爽。

他大概就是那种人,天天想着搞事情之类的。

我还是快点离开为好。鹤丸国永?我一定会提醒一期哥那个叫鹤丸国永的一点儿也不靠谱。还有那个三日月宗近。

3

所以一期一振的弟弟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他这个样子,莫非看到了什么吗??!

那个画像?真不关我的事情啊!

有点紧张。

还有这个黑头发的伙计是哪个藤四郎来着?鲶尾藤四郎药研藤四郎还是厚藤四郎?

对对对,鲶尾是长头发来着,因此我有50%的几率……

小朋友,不药研别走啊!没有擦那个东西真不是我的错啊!不要向一期一振说啊!!

但我咋开口?毕竟这些都是臆断,臆断……万一他其实什么都没有看见怎么办?

啊啊啊一期一振很难对付啊!

他说起话来简直就是一针见血和缜密逻辑的完美结合体啊!我不想面对文理双修的人啊!

够了,我想静静。

4

我说了我没兴趣跟任何人混熟,即便是叫什么三日月宗近的。

但这个叫三日月的觉得我跟什么鹤丸国永很熟?

连半分熟都没有,只是说过几次话。
所以你还真是“有心”啊。

他让我找什么药研藤四郎,还好他的身形很好辨认,不过即便他这么特别,我也没兴趣跟他混熟。

也就是说这些人干事都干不利索,把这种事情托付给一个毫无瓜葛的人。

一群傻瓜,我得尽快离开。

5

今天好累。

我现在都不想承认我们学校要被兼并的事实。学校领导没有留像我一样的发型啊?也没有像数珠丸天天闭着眼啊?怎么就是瞎的呢?

所以为了大家,累还是值得的。

类似于行为艺术的举动。Brillant!

大概会对整件事情产生一定的影响。没准还真能达到预期效果。毕竟画的小姐姐旁边也有字注明事情来着,希望不要因为太小而被忽略掉。

啊,这次我用了一个不同的画风,署名“笑面轻僵”。这真是太有意思啦。

也许我有吓人的天赋,以后可以试试恐怖漫画。

END



*十万人:出自刘慈欣《三体》的十万人的超级〇派对
至于〇是什么?
河鳝的微笑

评论(10)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