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地雪松

厮混

【刀剑乱舞】常青藤/序

只有序。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所以不到时候,不会开这个坑
人设承接藤组







所有都起源于一场赌局。

“你要是输了,那么以后你就改名叫四郎!”

“哦呀,那可就是伊藤四郎了,有意思。”微笑着的审神者斜眼看向围坐在远处的三家第一近侍,里面并无粟田口刀派的成员,更不用说长男一期一振。他的视线随即收回,和蔼和狡黠并存的眼神衬于略微虚胖的脸庞之间,毫不怯懦地对准对面的审神者:“那么须藤意下如何?”

“我把我的中文名字告诉你们,怎样?”

“我想我应该提醒你一下藤组三人之间托付姓名的原因。这是组织里面对神隐可能性的一种相互信任。而日本的付丧神带常人神隐,自然只需知日本姓名即可,何来曾用名一说?我怀疑你对我提出的条件和对你自己严重不匹配。”

“怎么不匹配?知道曾用名很值了好吧?我顶着那个名字的时间比这个名字还要长啊,你怎么就知道神隐不需要曾用名呢?”对面的审神者推了一下眼镜:“我可不想到那一天被鹤老告知类似‘因为我只知道你的日本名所以你只能带走十七岁及其以后的记忆因为你十七岁以前不叫这名’这样的事情啊!你想让我当没有童年的人吗?”
“神隐有这个设定吗?”微胖的审神者不满的嘟囔了一句:“我看,还是赌改名好了。”

“行行行,一言为定。我再改名就三个名字啦。”戴眼镜的审神者作出了让步。他却又把头转向我:“公证人佐藤郁子,你是唯一的见证者啦。”

我看看面前的这两个大活人,还有远处不知在说些什么的三个付丧神。今天阳光很明媚,温度也正适宜,房间里清凉而干燥,屋外的长廊里摆着伊藤种的各种藤本植物,在阳光的穿透下柔和温润,像永恒的时间。

“行啊,你们两个,够可以。我都记住了。”

后来,我曾不止一次的为我这一句不负责任的言语后悔。先是他们两个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紧接着是我,不经过大脑思考,就一起往下跳入深渊。

我想,我甚至还推了他们一把,让他们下坠的更快。因为身为旁观者,我应该从这两人一时意气用事的情感中剥离出来,在他们剑走偏锋时以一声提醒让他们回到正轨,但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

我们三个犯了错误。

因为这个赌局,火海,暗堕,离职,接替,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