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地雪松

厮混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上了艺术这条贼船10/有病欢脱向

Stage.10

被窝里传来一阵窸窣。男子从床上坐起,本来似八爪章鱼横陈在床上的长发随着他起身的动作收聚了起来,颇不垂顺地攀在肩膀和背上。他半阖着眼,目光呆滞地盯着他起身后看到的第一个场景。

窗帘的缝隙间挤进一溜阳光,细碎地洒在地板上。

今天看来天气不错啊……

嗯?

他猛然晃晃脑袋,两个巴掌“啪”的一声就是往脸上糊,好使自己彻底清醒过来。

已经出太阳了?

年轻人吓得连忙从床上跳下来,慌慌张张地拉开隔光效果良好的窗帘。在这之前他本以为自己见到了许久不见的旭日东升,拉开窗帘后,他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赤橙的恒星照耀大地,耀武扬威的位置已经说明了一切。

这岂止是旭日东升?

这他妈的已经到中午了啊!!!

年度最佳音乐新人和泉守兼定脑壳儿里第一时间蹦出来的就是他的第二老妈子堀川国广那凝固在脸上的笑容。

超级吓人啊!我还不想刚起床就挨批啊!加入了新选组后从来都是披星戴月起的和泉守兼定趔趄着摸到床头柜,抓起冰凉的手机赶快开机。

和泉守家里没有固定电话,新公寓地址也没人知道。手机就是进行联络的一切方式,他的手机通常是二十四小时不带休假。

而现在,手机关机了。

电量已经耗没了吗?和泉守手忙脚乱地插上充电器,赶紧按键开机。排练也好,演出也罢,甚至是又要有什么采访,这下肯定要通通错过了啊!

手机的开机动画居然变得如此漫长。“你倒是给我快一点啊!”和泉守兼定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爆炸的情绪没有地方释放,于是只能抓着自己可怜的头发泄愤。

但是贴着土方岁三的屏幕保护亮起来后,他两只手虽然依旧抓着头发,却已经停止了对它施虐的动作。和泉守兼定看着手机上的日期。他安静下来了。

看这个日子……今天好像休息?

的确是这个理?

正午的太阳,没有堀川国广或者经纪人的骚扰,关机的手机,这些本来很自然而然地联想到今天休假的事实,但急躁的和泉守先生完全忽略了这些东西,却由日期这么个奇奇怪怪的东西想到了今天的安排。

排练,演出,采访?不存在的!

和泉守兼定的大脑里终于回想起了一系列的连续画面。处于上升期的新选组本应没有什么所谓的休息时间,但长曾弥虎彻不得不回一趟家族处理什么私事,堀川国广也有一些要紧的事情。为了迎接接下来高集中度的行程安排,组内的五人做出调整,硬是生生挤出了一整天的休假时间。就是在昨天晚上,和泉守兼定嘱咐周围所有人第二天没有急事不准打电话,尤其是堀川国广和他的经纪人。

然后他到家就开始躺尸。

从零点一直躺到中午十二点。

他一时半会儿不想再睡觉了。现在应该想想该怎么利用这难得的半天时间。正找着衣服,和泉守又注意到了手机收件箱里的几条新信息。

【兼定先生,没事自己做点菜,别老是叫外卖。】

【和泉守,我再提醒你一句,不要去实体书店买蝙蝠侠,不风雅!】

【你丫什么时候有空啊?当初说好的啊?不会是怕了吧?】

三条信息分别来自“国广”“老哥”以及“傻逼”。他略微一思索,便利落地删掉前两条信息,给“傻逼”回复道:

【有本事下午就来】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啊!

弥漫的烟草,听着有些刺耳的话语……和泉守兼定往旁边看了看,座位旁边的社会青年正对着电脑大吼大叫。他不禁压低了自己的帽子,对右边的那个人说:“为什么打游戏偏要来网吧啊?!”

“为什么?来网吧多有感觉!”在备注上被称为“傻逼”的那人开了一罐可乐,咕嘟咕嘟的喝了一大口:“你倒是快点儿登录啊?”

“我很不安心啊!”

游戏主播陆奥守吉行瞪了他一眼:“和泉守,你今天咋那么多事儿啊,没来过网吧?笑话!怕输直说呗。”

“不是怕输好吧!”这下换和泉守兼定瞪他了:“我什么职业你不清楚吗?”

“三流小歌手嘛。”

“三……”和泉守兼定气得差点儿没背过气去:“这已经不是当年的时候了啊!你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吗?”

“我一堂堂游戏主播都不怕,你丫怕啥?你敢赌这网吧里是认识你的多还是认识俺的多吗?!”陆奥守吉行一着急家乡话就原形毕露,他把和泉守兼定的头拧回屏幕前:“登录!”

“你小点声!”和泉守兼定身子一倾,飞快的登录了帐号。

“还是老样子,比谁杀得多?”

“也许咱们两个就地厮杀一阵儿也未尝不可。”

“那可就少了很多乐趣。”陆奥守吉行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装备:“啊这么好的机会,如果能开直播就更好了。”

“想得倒美。”和泉守兼定戴上耳机。

战斗很快就拉开了序幕。和泉守兼定和陆奥守吉行两人几乎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动。陆奥守率先干掉一人,和泉守看着屏幕上的击杀提示,心里老大的不是滋味。

“俺可是专业的,你这次还是认栽好了。”

“哼,当年刚认识的时候你也这么说,没见多么厉害啊。”和泉守反唇相讥,控制的角色依旧在不断地寻找着目标。

“卧槽!”再次发出动静的却又是陆奥守这边。想必是被敌方咬住了。和泉守兼定看都不看一眼,陆奥守的自言自语能力超强,开了语音,根本就用不着够头去看他什么情况。他会一五一十地全吐槽出来,事无巨细,想不听都难。

“我去去去,这家伙咬地贼准!有意思,这个人是俺的!又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别啊得跟你中弹了一样,行不行啊你。”

“不是我骗你!这个叫什么萨拉热窝的简直就是个疯狗!”

“人家叫萨尔加托,好吧。这名字真中二,和你有一拼。”和泉守兼定闷闷地吐槽。

“你对俺的名字有什么意见吗?嗯?你看见他的ID了?”逃到安全地带的陆奥守视线依旧不安分地扫来扫去,期间对和泉守的冷嘲热讽一一回应。

和泉守兼定却学起了陆奥守吉行的口音:“仔细瞄准——砰!”

【玩家“牡丹唐草纹”成功击杀了“噬光者萨尔加托”】

“和——泉守、兼定!”陆奥守吉行咬牙切齿地喊出他的名字:“俺都说过了那个是俺的目标!”

“枪战又不是吃饭,先下手为强。”

“再来!”



和泉守兼定“浪费”了大概有一下午的休息时间和他的损友陆奥守吉行打游戏,两人轮番较劲,把那可怜的萨拉,不,萨尔加托又灭煞了几次之后,开始天南海北满互联网的乱打游戏。从拿枪的到拿剑的,从现代的到古代的,杀得那叫一个昏天地暗,就差从操作类的到益智类的了。结束最后一盘的厮杀,两人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没有谁嚷嚷着再开一局。

年轻人们对视一眼。和泉守兼定说:“你还有两盘没有扳回来。”

真论游戏功底和操作,和泉守本是不比靠这个赚钱的陆奥守。今天能赢他,全凭幸运女神眷顾和泉守,两人都心知肚明。可是凭运气赢也是赢,和泉守兼定不禁有点得意。

“算我输了好吧,不行吗?”陆奥守吉行则一下子仰躺在座椅上:“我快饿得不行了。不吃饭我打不好游戏。”

“嗯,已经七点了。”让对手认输是人生的快乐之一。和泉守兼定也没有追究:“是该吃饭了。”

“吃饭!”陆奥守腾地一下前倾,搞得陈旧的椅子咯吱作响:“我知道有个好地方,有非常棒的军锅鸡和青花鱼寿司!”

“行,吃啥都行,反正你请客。”

“为啥俺请客啊?”陆奥守的口音又露了出来。

“两盘——”和泉守调皮地伸出了两根手指头在陆奥守面前晃来晃去。

“那就再来!”陆奥守抱住了键盘。

“诶不行,现在是吃饭时间。”和泉守兼定非常愉快地把他从键盘面前扯下来,拽着他的衣领就是往门口走。

“和泉守兼定——你不得好死!”

“跟你说了小点声。我身份暴露了丫第一个把你卖出去。”

陆奥守吉行的请客是章鱼小丸子和关东煮。和泉守兼定今天才知道还能有如此凶残的吃关东煮方式,并在饭量方面自叹不如。等陆奥守吃得差不多了,两人便拿着一些剩余的边逛当边闲聊。天还没有完全沉下去,但和泉守已经懒得戴他的墨镜了。

“所以,”和泉守兼定一边撸串儿一边问陆奥守吉行:“你除了打游戏直播还有什么兴趣?”

“听摇滚。”陆奥守吉行一边走一边说道。

“嗯哼,听谁的呢?”

“一般都是三池的和狮子王的。伊达也听,不过比较少。”

“三池,那可真是够老了啊。”和泉守兼定望着天边远处渐变成深色的穹顶,想起了大典太光世流行的那个年代。

陆奥守顺着他的目光,也看到了缈然的色彩:“这个时候,如果小酌一杯就更好了。”

“喝酒?”和泉守兼定歪着脑袋:“我知道一个地方,离这也不是太远。”

“你不会也想宰我吧?”

“你以为天底下人都跟你一个德行么。熟人的店,去不去啊?”

酒吧在路的中间段,但不怎么起眼。门口洒着昏黄的灯光,地上的植物森森的,展露着模糊的枝叶,看不清本来的面貌。和泉守一把推开门,轻柔的音乐和着冷气逸进了耳朵里。陆奥守吉行跟在和泉守兼定的后面东张西望,店面的格局十分雅致,消费好像不菲的样子。陆奥守吉行担心着他的钱。

“那些人围在那里干什么呢?”陆奥守吉行用胳膊肘捅捅同伴。和泉守兼定四处张望了一下,只见酒吧里三三两两地坐着一些客人,吧台那里聚集了一些人,正围着一个服务员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本店特色,过去看看吧。”

陆奥守吉行又向前几步,那些人正在干的事情已经明了:服务生样的人正在灵活地切开手中的扑克,再把它们一堆一堆的整齐摆放在吧台上,好像他分离的不是一堆卡片,而是本身就具有厚度的一块块长方体。

“哦哦哦魔术!”陆奥守一路小跑地窜到那边,服务生接过了一个女客人选定的其中一叠纸牌,并微笑着向陆奥守示意。不过他的示意还没有做完,就看见他突然失去了微笑的表情,手中的动作也是为之一僵。

吧台前的看客也纷纷回过头去,他们都是些年轻人。陆奥守吉行还在兀自纳闷儿,就听见有一个女性惊喜的低声叫道:“和泉守!和泉守兼定!”

陆奥守吉行觉得背部被用力一拍,和泉守兼定从后面凑过来:“走啊,咋停住了,绝对不是看你的。”说完向那个女性报以礼貌性的一笑。

“你来干什么?”开口的却是那服务员。

“今天休息——好,不要说蝙蝠侠的事,我知道错了。”和泉守兼定推着陆奥守吉行走到服务员跟前,和一群年轻人站在一块儿。

“歌仙兼定,我哥。这儿的店长兼酒吧魔术师。”

歌仙兼定的动作又恢复了流利:“和泉守,你倒是会休闲娱乐。没事来我酒吧,客人的眼球怕是被你吸光啦。这是你朋友啊?”

和泉守兼定看看周围,确实有不少人的目光盯在他这里,还有的人举起手机拍照。

“小事小事,你继续。又有什么新把戏啊?”

“你哥……变魔术的?还有歌仙这个名字……”

“不懂了吧,当年上小学变魔术一连骗了三十六个同学,从此更加爱自己的名字了,常以‘三十六歌仙’自诩。”和泉守兼定摆摆手,漫不经心地说道

“和泉守!这不风雅!”

“抱歉,在你面前,我风雅不起来。”

陆奥守吉行很快就加入了年轻人的行列,心甘情愿的受骗,还时不时地发出惊奇的感叹。著名的和泉守先生坐在旁边斜着眼睛看,后来给一票粉丝签名,还被要求拍照留念。两人都喝了不少酒,到要走的时候,差不多要十点了。

今天的休假过得好累啊……人果然是越休息越累……迷迷糊糊地回到公寓,和泉守兼定倒头就睡了。



“兼定先生你咋还不起床???!!!今天要排练演出接受采访啊你不能再睡了!!!!”

—TBC—






“卧槽我他妈下午玩了七盘游戏一盘也没赢!!”
        
#来自“噬光者萨尔加托”大包平的怨念
#今天上映影片《大包平保卫萨拉热窝》








嘿兄弟们!艺术贼船的章节目终于进两位数啦!!!

歌仙也出场啦!艺术贼船的两大膜术师全了!

你是要看潇洒的舞台魔术呢,还是要风雅的吧台魔术呢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