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地雪松

厮混

【刀剑乱舞】大后方/全员向

•全员,没有cp
•私设如山
•默认2205年与现代相同
•我也不知道人物究竟有没有ooc
•若各位看官还不嫌弃的话,那我们继续。

第一章

本丸的审神者有着作为高中生的“兼职”。平日里她大概每天晚上十点左右回到本丸,早上再带着一肚子烛台切光忠做的食物回到现世,临走前还要先安排一下本丸的行程。若是作业多的话,她索性就不回来了,这一去,少则三天五天,多则十天半月。

啊,这就是生活啊。

本丸依旧在平凡中度过每一天。说实话,有审神者和没有审神者,几乎就是多一个动物少一个动物的区别。这一方面是因为近侍山姥切国广撑着一半,指定协助管理本丸的压切长谷部和一期一振撑着另一半,另一方面是审神者本来就不是个怎么激进的人,平日里在本丸也搞不出什么腥风血雨来,什么暗堕啊,碎刀啊,集体不干内番啊,那是遥远的世界和隔壁花丸才干得出来的事儿。只可惜,事物总有要变的那一天。

南方的深秋依旧温暖,也许是审神者没有定期转变灵力的问题。大俱利伽罗正倚着走廊外的木柱晒太阳,和手里的小老虎一起享受独自一人的时光。远处,莺丸坐在大包平旁边,听他唾沫星子乱飞地吐槽童子切安纲和天下五剑,还不忘时不时啜上一小口茶。

这时,白灰色的身影伴着急促的脚步声显得有些突兀。只见山姥切国广捏着一张有字的纸,小跑着经过走廊。

“莺丸,大包平。”

“山姥切君啊。有什么事情吗?”莺丸回过头来问。

大包平问道:“是要出战么?”

“不。麻烦你们转告一声大家,让全体付丧神去会议室开会,时间定在三小时——远征部队回来之后。我有急事先去找一下长谷部。”

“好的,了解。”莺丸一笑,起身站了起来:“让短刀传信不是会更快一些吗?今天真是有闲情逸致啊。”

“我见完狐之助后最先遇到的就是你们了,这也许是我身为仿制品给你们带来的困扰,真是对不起,莺丸。”山姥切低下头,扯着自己的被单匆匆离开了。

“哦,山姥切自己都不争气的觉得仿制品就是低人一等啊。”山姥切走远后,大包平对莺丸说。

“我们这种刀,很难体会到他的心情吧。但毕竟人家是国广的最高杰作。”莺丸笑着转向大包平,“这种自卑又自负的别扭性格,不和某个傻瓜很像吗?”

“我哪里自卑又自负!”大包平瞪着眼睛,“我本来就是名刀中的名刀!那本来是我应得的!”

“啊是是是,傻瓜先生。”

会议室是付丧神们为了方便讨论问题腾出的一间大屋,因为很有可能审神者不在而只能自己拍板决定。每次遇到重大的政府通知时,他们会结合审神者的办事风格,谨慎地讨论方案。若审神者真的不在,他们就按着讨论结果处理事情。

让山姥切国广不安的,正是这政府通知。

面对着满屋子迷惑的面孔,山姥切坐在最前面,右手边是一期一振。前排除了萤丸清一色的坐着短刀,按照身高,枪,大太刀以及唯一的薙刀岩融坐在最后面。默默数完人数后,山姥切国广清了清嗓子:“咳,大家。今天召开军事会议,传达时间政府的最新通知。”

“提问!长谷部先生和青江先生还没有来呢 。”今剑一把就打断了他。

“国行也没来。”萤丸又扫视了一遍全场,没有那个总是横在那里占地面积最大的身影。

“这也和接下来要说的内容有关。”山姥切国广面容严肃:“诸位都知道,时间溯行军以改变历史为己任,专门挑选关键的时间点进行攻击,妄想着改变历史。但是根据最新的消息表明,今日时间溯行军改变了作战方针。”说罢,他顿了顿,顺便低下了脑袋。

“什么?又是溯行军!”

“发生了什么,怎么没有后话了啊?”几个性子急的付丧神忍不住问道,大家都看着山姥切国广。

山姥切动了动嘴唇,艰难的抬起头来:“这一拨新分出去的势力,专门对还在现世的审神者下手。”

全场一片哗然。

“但是攻击审神者又有什么用呢?虽然我们是审神者召唤出来的,但是就算审神者殒命,付丧神的练度并不会消失,这只是灵力问题。以前主死换主,现在审神者死换审神者。”髭切轻飘飘地说。

“髭切先生太过分了。”前田藤四郎忍不住说。

这时候宗三左文字发话了:“髭切客观上说的确没错。刀剑易主实乃常事,由于管理不当而被替换的审神者不在少数。”

会议室在沉默中度过了几秒。

“但我们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刀剑了,感情是会变的,状态也是会变的。无论是在调度还是与新审神者的磨合上,都需要时间。嗯……同时,由于这一职位由安全转向高危,想找到自愿又能胜任的审神者定会越来越难,这也许就是溯行军的意图。”接下话来的是小狐丸。

“够啦!你们怎么不把主上的安危放在首位,而是作出各种主上那……那样的假设呢?!真是太过分了!”鲶尾藤四郎有些生气,他的话赢来了粟田口众多短刀的赞同,屋子里霎时间变得议论纷纷。

镇住这一切的是和泉守兼定富有特色的声线:“粟田口家的,你们年纪个个也都不小了,这时候不应该被小孩儿的感情左右思想。”最年轻的付丧神烦躁地摆了摆头,长发有些微振动。虽然他说了这么一番话,但显然他对主上的安危感到十足的担忧。

“和泉守先生说的没错。大家只是在分析形势走向,没说不效忠于审神者。”本丸的代理管理者之一,众藤四郎的哥哥一期一振开口道。

“所以,山姥切,我们该怎么办?”

山姥切国广见大家说的不错,便开口道:“审神者极有可能已经处于敌方的辖区范围内,但本丸并无任何异常,说明她此时还没遭到迫害,不过这并不排除她个人已经处于极度危险情况之下的可能性。经过内部商定,我们几个已经紧急把笑面青江,压切长谷部以及明石国行派往现世,在不惊动时间溯行军的情况下,探明处境,保护审神者。”

“为什么派他们三个去?这真是吓到我了。论机动,隐藏,侦查,不应该短刀更合适吗?”

“短刀外貌年幼,虽说作战时隐蔽高,但不适合隐藏在人山人海的现世,鹤丸。这三人的各项数值都比较吻合现世的情况,再者都是审神者十分器重的高练度付丧神,无需多言。”一期一振回答了鹤丸国永的问题。

“短刀是在轻配置方面不可替代的重要战力,我们很有可能要有一场恶战要打,请大家不要忘记我们的使命。”山姥切国广在会议的最后说道,“一切还要根据长谷部等人传回来的消息定夺,从今日起,停止远征和参加战斗,任何刀剑不得损伤,以便以最快的速度进行现世调遣,以主上的安全为最优先决条件。大家没有疑问吧?”

赞同声中,响起了战斗的第一支号角。

—TBC—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