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地雪松

厮混

【刀剑乱舞】大后方[02]/全员向

•全员,没有cp
•私设如山
•默认2205年与现代相同
•我也不知道人物究竟有没有ooc

注意:因为要介绍背景,所以很多部分也许会平淡无奇,比如这这一章,各位看官还请耐心。

第二章

佛祖啊,上帝啊,安拉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聒噪的“早读”声音在她的耳边跳舞,她有点儿搞不明白为何后三排中的男同学永远能保持活力四射,也搞不明白电音究竟有什么好听的。她脑袋趴在书桌上,离她摊在桌子上的语文课本近在咫尺。

尼玛,困死我了。

她就这么看着语文课本上黑色字迹与白纸的边界慢慢模糊。讲真,她宁愿就这样睡死过去,或者醒来后发现自己其实伏在自己本丸房间里的桌案上
审神者作为政府机关人员,身份和从事工作的内容自然都是要保密的。虽然审神者很多,但是像她疲于奔波在现世和本丸之间的审神者却不那么多。在把大包平捯饬回本丸后,审神者更是感到了力不从心。

力不从心又怎样?回到现世接着浪。

“唉。”她抬起头,书上的字又变得清晰了。第一二节课都上数学,真正难捱的时候还在后面呢。

数学老师在上面滔滔不绝的讲课,可纵是他的声音再大,也阻止不了她去梦境里和周公约会。迷糊中,她听到上面那个“啊好烦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的声音戛然而止。她以为数学老师盯上她了,便猛地把头甩起来,用惺忪的睡眼努力看了看。切,什么啊,原来门外有人找数学老师。吓得我物种都变了。审神者有点埋怨的看着数学老师在门口和别人交谈的背影,不过很快,她的瞌睡虫就被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一脚踩死了。

进来了,嗯,一个,两个,三个人。最后那个进来的还搬着梯子。班里有什么东西坏了吗?这几个好像不是平日里来修灯管的那几个耶。屋子里的声音随着数学老师讲课的停止而渐渐变大,到处都是闷闷的低语声。维修工人的进入更像是催化剂,加剧了这反应的进行程度,班里很快就变得嘈杂了起来。

数学老师面带怒容的说:“做题,做题。和你们有关系吗?”

他说的话一点儿威慑力也没有。大家兴趣盎然地看着维修工人在天花板上安装了一个黄色圆盘型的物体。看起来像啥反正不像监控摄像头,更不像灭火器。维修工人在大家激烈的讨论声中离去了。

“诶,你觉得那个像啥?”审神者的同桌问。

“还能是啥,摄像头呗。”审神者看了看天花板上那个不伦不类的东西。
“你傻呀?哪有这个形状的摄像头啊?”

“你没见过的东西多了去了。学校脑子有病,怎么就不能安个豪华金坷垃版的黄色摄像头了?那你觉得学校这德行除了给咱安个摄像头以外还能安个啥?”

“定时炸弹?”

“嘁。”

班里的男同学忍不住发话:“老师,这个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数学老师说。

“完了,这万一发个激光,把咱全炸没了。”不知是谁说了一句,班里立即引发了哄堂大笑。

“好了,好了,继续上课。”

一天又糊弄过去了。晚饭是审神者在学校食堂随便吃的,不过她吃的还挺满足。她可不是什么“好学生”,一天到晚抓紧一切时间学习。懒散的她慢慢悠悠地踱回教室,班里依旧有几个同学站在“摄像头”下面讨论,只见一个男同学拿着小扫把一下一下地戳那个圆盘,一群人站在旁边观察。

“怎么着,得出什么结论了?”审神者感兴趣的凑了上去。

“并没有任何结论。”一个同学转过头对她说,:“隔壁的隔壁七班也装了个一样的,他们老师同样不知道是干什么的。真无聊。”

“是啊。”审神者点头表示赞同,走到圆盘底下仔细端详了起来。上午离着圆盘有点远,没有仔细看过。

圆盘是一个周高中低的造型,在内边缘垂着地面安着三个非常短的导线,成正三角形分布。当然,审神者只能看见三个小圆点。内部内凹的圆盘上好像有装饰性的阴刻花纹,正中间是疑似摄像头圆孔的黑色小孔。作为摄像头来讲,的确很是奇怪,没有摄像头会刻花纹,更不会傻逼般的把摄像头安在突起圆环的里面,这绝对会挡视线的。还有那三个跟二极管似的……铁丝?干什么的?莫非会和科幻片一样放出闪电…………

能量?

审神者吓得一哆嗦。她立刻把视线挪开,不自在的看了看周围人,好像没有人注意到她。

她已经知道这个是什么了。

一个灵力装置,可以散发出保护空间的结界,就像她本丸里的那个灵力结界一样。

在这无形的结界里,没有相匹配的传送装置,根本不可能回到本丸那样的亚空间,更不能进行历史时代的跳跃。

无形的鸟笼已经锁死了任何可以跳跃空间,时间的事情,对着所有知情的人来了一记晴空霹雳。只有无知的人才能满不在乎,反正这对他们也没有任何影响。

现世里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东西啊,我突然方了。

审神者一脸懵逼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干出这档子事的,要么是时间政府,要么是时间溯行军。无论是谁,这处境好像都不妙啊。审神者并不希望在现世看到任何不和谐的场景。

太可怕了。

座位还没有捂热,她便立刻下楼找了一处黑暗的角落,偷偷掏出自己的本丸传送装置。Shit,没有任何卵用。
她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此时她就如断掉四肢的老鼠暴露在星辰之下,不知何时会飞来遮天的猫头鹰;或者是什么也没有的普通人站在战场上,这普通人也许穿了一件防弹衣,但更有可能是绑满C4的自杀背心。她摸了摸冰凉的脖子,大脑内部却像流动的岩浆,让她不能思考的的现实在她的脑子里打转儿。

她独自伫立在黑暗之中,这个冬天,注定是不好过了。

—TBC—

评论(9)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