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地雪松

厮混

【刀剑乱舞】大后方[3]/全员向

•全员,没有cp
•私设如山
•默认2205年与现代相同
•我也不知道人物究竟有没有ooc

第三章

长谷部被寒风吹的一哆嗦。现世怎么这么冷啊,完全没有预料到。冷空气撕裂他的内番服浸了进来。他看看和他同行的两人,青江正面无表情的看向前方,而不是带着他平时那奇怪的微笑。明石则是拉上了衣服拉链,完全看不到里面的贴身小背心。

乖乖啊,这青江是脸被冻僵吧。

乡下的夜晚很美,也没有什么监控发现突然冒出了三个人,直到现在都还挺棒的。长谷部想了想。

然而看看路牌后,长谷部猛然发现审神者在距离这里大概有六十公里的地方。山姥切那伙计说是以防被发现了后与审神者产生联系而被溯行军抢先一步,于是就愉快的决定把他们放在临近的县城里。他大概没有想过这个破装置除了那几个固定的时间线以外根本就没有他想象的那样精准。

“啊——”明石国行伸了个懒腰,堪比今天幅度最大动作,“所以我们现在要去找审神者吗?啊不好,我都要被冻清醒了。”

“你这家伙走之前有没有认真听作战计划啊?我们不能随随便便就去找主上,那样会很危险啊!”长谷部厉声说着,心里暗自叹了一口气。

“啊?好像……没有吧?我懒得听。”明石国行拖着他的关西腔慢悠悠地说,“我只听山姥切说不能随便去见审神者,没说不能随便去找审神者啊?哎呀,见和找总是还有点儿区别吧,长谷部。”

“你……”压切长谷部被抬杠的明石国行气得说不上话来。

“好了,生气太多会张皱纹的,说不定以后本丸长相最老就是你了哦,笑一个嘛,长谷部,想想有机会见到主上,开心不?”笑面青江打断了在那里生气的长谷部。

“我们在执行任务啊,青江,明石。”长谷部严肃的说:“怎么能没有一点儿执行任务的自觉呢?全本丸把这么重要的事情托付给我们,主上的安危,也取决于我们的行动,你们最好注意一点。”

明石国行眉毛上扬了一下:“嗯哼。”
“好了好了,有些事情说出来就会大事不好了嘛,大家都心知肚明 不要找不痛快了。”笑面青江最终又微笑了起来。

“那好吧,咱们去主上的学校。一小时四十五公里,不到一个半小时就能到了。”

三人中机动最低的明石国行露出大吃一惊的表情,抗议道:“这是要我的命啊?!长谷部你机动高也就算了,我一把太刀哪能跑的那么快啊?”说着有些夸张的摆了摆背上双肩包上拴着的刀。

“以主人的安全为最优行动准则。”长谷部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跑不了那么快,你还能背着我吗?这个很难让我提起干劲儿啊。要不是主上,我一定会就地倒…………”

“行了行了!别啰嗦了,走就是了!”长谷部紧了紧同样背在肩上的打刀。三人的刀都是黑色的布包着的样子,用方便拆解的绳法扎起来,再拴在登山背包上,活像三个背包客。背包里面有出战服,还有点儿在现世必备的小玩意儿。

没有再说一句话,长谷部长腿一登,跑了起来。

“长谷部还真是快呢~那我也不能落后啊。”

“青江我说你那意味深长的长音是什么意思啊?还有我们就不能乘个车之类的吗?宗三的拖拉机那种就很好……喂!!等等!”明石国行看见一白一蓝两个越来越小的身影,在万般无奈之下,也跟着跑了起来。

到审神者的学校附近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在这期间没有看见时间溯行军的身影。长谷部等又在周围逛了一大圈,连一丝危险的气息也觉察不到。城里的灯光在远处连成一片,比起刚才的乡野景象更加热闹。三人慢慢地在街边走着,空气里满是轻松夜生活的氛围。

“长谷部,你说我们是不是直接把主上接回本丸比较好啊?”青江问道。

“既不能泄露审神者身份,又不能让溯行军发现,这样有些困难。”长谷部说。

“那给她发个消息怎么样呢?不会引起注意的那种。”

“没有合适的方法。”

“溯行军就算是占领了这里,审神者也许也还没有被找出来吧。我们这下可就成了在敌人的大后方了。”明石国行打了个哈欠,“也许溯行军只能漫无目的的寻找吧。”

“人家时间溯行军又不是吃干饭的,茫茫人海中,莫非一个一个问‘你是不是审神者啊是的话我可要杀掉你哦’这样的话?”笑面青江面带笑意地看着明石国行,转而向长谷部道:“长谷部,不准备先向本丸回馈情况吗?”

“我正有此意。”长谷部说着,掏出了内嵌着黄金齿轮的传送盘。要穿梭时空的是特质的几种小金属片。长谷部选出了银白色——代表情况不明的金属片放在了装置上面。明石国行和笑面青江饶有兴趣的看着小金属片闪了一下,然后消失在了时空里。它会准时出现山姥切国广的办公案上。这个做法虽然很难传递准确信息,但的确是毕竟明智的做法。在他们讨论方案时就确定了情报回馈的时候不传送付丧神的方案,一来浪费时间,二来有较大灵力波动。看来这个方案真是一点儿错也没有——长谷部已经不相信本丸的传送装置了。

“今天的任务就这么完成了?”青江问。

“完成你个大头鬼。先找地方住下,晚上轮流盯稍。”长谷部又下达了新的指令。

“这下可不包括我了吧?太刀不参加夜战的——啊,今天走太多了,我要一睡不起——”

“你不盯稍也行,那就留在宾馆里守夜,我保证你睡不安稳。”长谷部瞪了一眼明石国行,让明石国行觉得脊背一凉,“长谷部,你总要求没有干劲的人干这干那让我很为难啊……”

“为了主上,就是吊着最后一口气也不能偷懒。”

青江说:“主上怎么做到同时喜欢你们两个的?嗯,真是难以琢磨的人呢。”
好像知道青江下一句就要开始出黄段子似的,长谷部只得岔开话题:“我们住哪家宾馆?”

——————————————

今天可逗了,来了三个傻逼。
在宾馆当服务员的我今天晚上迎来了三个顾客,这三人身高成wifi天团的形式依次升高。我看这三人长得帅气,便打起精神问:“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一个双人间。”中间那个表情严肃的中分头看了看价次表,说道。

“不对啊,长谷部你是想着给谁省钱啊?你睡地板吗?”最矮的那个发话了。

这人叫长谷部啊。我又看了看那个戴眼镜的高个子,他正目光呆滞的盯着纽约时间的那个钟表。

“两张床就够了。”中分头重复了一句,加重了字音,好像一说出原因,就会让别人知道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倒是果断。我接着说:“好的,请出示您的身份证。”

那三人拿身份证倒是很快。嗯,一个叫来国行,一个叫长谷部国重,一个叫备中青江。我一边给他们登记一边说:“80一晚,是刷卡还是现金?”

“刷卡。”依旧是那个中分头,不过这次他着实是费了一番功夫,也没有掏出信用卡来。

“卡呢?”那人开始拉人垫背了。

“我这里有点钱,不过我想她们这里不收。”那个矮个的说。

“你有现金?”

“嗯……算是吧。”

哥们儿,你拿的是啥?

“人家肯定不收小判啊!”中分头简直气得要原地起跳了:“你从哪里私拿的?!”

“啊?真的不收吗?好失望哦。”

“你的关注点不对啊!没有钱我们怎么住宾馆啊?接下来该怎么办啊?回去拿吗?”马上就要吵起来的感觉。

“哦呀,这是什么?”没想到一开口就是关西腔。那个戴眼镜儿的突然翻了翻自己的口袋,掏出一张信用卡。

中分头立刻停止了歇斯底里:“怎么在你那里?”

“我偶尔也要干些让我有干劲儿的事情嘛。”

你看吧,这种性格的三个人绝对是那种干啥啥不成,一定会吃枣药丸的组合。

—TBC—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