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地雪松

厮混

【刀剑乱舞】大后方[4]/全员向

•全员,没有cp
•私设如山
•默认2205年与现代相同
•我也不知道人物究竟有没有ooc

我真蠢……第三章最后竟然出现了钱数,而我自己都没有定下来背景国家是哪个,就当是个不存在的东西好了。

第四章

双人房照例是两张床,还有一个小沙发和茶几。旅馆里的软地毯也照例是不甚干净的,白织灯般的黄色光线从落地灯和隔段散发出来,有种让人昏昏欲睡的感觉。

安顿下后,明石国行立刻非常默契地瘫滑到床上,与床卿卿我我,完全分不开了。

“明、石、国、行。”压切长谷部咬牙切齿地叫着某个懒癌的名字。

“我再也不爱你了,滚。”

刚打开的晚间肥皂剧回答了长谷部。明石国行看着他刚打开的电视,“现代人好无聊啊,是吧,长谷部君?”他对着电视推了一下眼镜,边说着边换台。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守夜,你们盯梢。放心,我睡得不会比青江更死。哦,事先声明一下,没有溯行军出现我今天晚上不会踏出房间一步。实际上我踏出了也没有什么用,剩下的你们看着办吧。”

“好吧,好吧。”压切长谷部重重的叹了口气,他就不应该指着这家伙会干事,说什么都是白费口舌的。他招了招手,示意站在旁边阅读避〇套说明书的笑面青江过来。

长谷部看了看抽掉了筋儿似的明石国行,又看了看照例是微笑着的笑面青江,说道:“现在是晚上十点。我和笑面青江轮流在这片地区巡视。明石国行守在宾馆,笑面青江负责前四个半小时,即到凌晨两点半;我负责后四个半小时,一直到主上安全到校的七点。之后的四个小时由明石国行负责,我和笑面青江稍作休息。”

“如果真的碰上溯行军了的话要不要打啊?”笑面青江问道。

“反正我是懒得打。”明石国行懒懒散散地说:“要视情况而定。按照长谷部理论,威胁到主上安全的肯定要全部抹杀。但时间溯行军减员的话,被他们的同伴发现是迟早的事情,再加上我们孤立弱势的情形,所以应该尽量避免与溯行军的正面冲突。”

“嗯,这比较合理。”笑面青江说道。压切长谷部虽然觉得很不爽,但也微微点了点头,表示没有异议。

三人在沉默中度过了十多秒。不用说什么别的,按照以往的战斗经验来看,就算他们之前真的一个溯行军成员都没有见到,也丝毫不能给他们一丝慰藉。笑面青江从黑布中抽出了他的胁差,检查确定没有问题后,又跨上另外一个单肩包:“从正门出去有没有问题啊?我可以伪装成去酒吧待到凌晨两点半,期间干干大事情的人哦。”

“还是爬窗户吧,比较方便。”长谷部打开了一个正方形的小窗口,示意笑面青江完全可以钻出去。
不愧是社畜长谷部。

刚脱下沾满灰的内番服,穿着整套出战服的笑面青江在屋顶溜达。呼啸的西风把他的白装束扯得猎猎作响,屋顶上的破败气氛似乎更符合这个城市真实的嘴脸。宾馆屋顶离别的建筑好像也不是很远,于是笑面青江就纵身一跃跳到了另一排店铺的屋顶。他一边颇有兴趣的听着楼下服装店播出的流行歌曲,一边又不忘不时左右瞟上两眼。

城市喧嚣不能感染到的暗处,半边丧服的身影悄无声息地在各种建筑的房顶上快速掠过,如果真有人远远看到,他一定会不自觉地掉一地鸡皮疙瘩。笑面青江就是这样,与他相处,你会觉得他除了热衷于讲意味深长黄段子外其实温柔又体贴。不过无意间,他的每一步动作又总是会透露出一股诡谲的气息,就像现在,普通人看了不免要毛骨悚然。这也许是他没有真正认真所致,因为他打斗时倒看起来像一个一本正经的正气人物。嘛,不管怎么说,笑面青江的前一个小时过的还是挺平静惬意的,他走了有六个街区,听了二三十首歌曲,虽然没有一个是完整版的。不得不说,现代人的音乐形式真是多姿多彩,现世真是一个好地方,比我生活的时代要有意思的多啊。笑面青江默默地想。

既然出来有一个小时了,那么现在就是晚上十一点。没有时间溯行军出现过的迹象。也许是山姥切国广过于多疑,而情况并没有那么紧迫的缘故吧。笑面青江坐着小憩了一会儿,又跳下楼房找自动贩卖机买了一罐可乐。真凉,透心凉,但心不飞扬。笑面青江单手握着和他的手温度所差无几的可乐罐子,在又喝了几口后抿了抿嘴,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应该买瓶烫好的清酒啊。现在大街上也没多少人了,他干脆就不回楼顶了,而是拿着他的可乐在街上慢慢行走,也不管少许人对他服装异样的眼神。反正白装束挡着,他们看不见胁差。那个要是被普通人看见就有点闹心了。再晚的店铺,也开始陆陆续续关门,肯德基爷爷对路过他的所有人露出和善的微笑,但笑面青江对他一点儿兴趣也没有。他听主上说过的,并且唯一想尝试的甜筒冰激凌在现在可是一点儿也不应景。没有了店铺音乐的陪伴,笑面青江觉得有些无聊。以前在不大的本丸时,大家都是同类,就算不说话也感到心安,现在的城市群这样庞大,而他只是觉得无聊,人类的身体,终究不如利刃那样好用。

现在是凌晨一点半。汽车比起之前来好像更少了,简直到了几乎没有的程度。路灯照亮着各自脚下一片本应比夜还黑的柏油马路。没有汽车的经过,城市颇有死寂的感觉。拔地而起,远处楼宇在无星夜空衬托下的黑色身影间,好像丝毫没有生命的迹象,只有与天空距离过近的无限压抑感。呵,人越是接近他们以前向往的遥远事物,越是对自己取得的微末儿成绩鸣鸣自得;文明给了人们放纵与自由,但他们是否知道自己身上的罪与枷锁,正在变得越发沉重,就像这黑夜中沉寂的城市?啊,这时如果来上一两位时间溯行军那边的敌人,可就更加应景了,哦不对。笑面青江又仔细想了想:时间溯行军旺盛的精力大概会打破这沉睡城市的平静与压抑吧。再说有溯行军怎么想想都不是好事情,还是算了。笑面青江不得不承认,他有些放松警惕了。时间溯行军对自己占领的土地不怎么上心啊,这怎么想都不太对。或者时之政府弄错了,嗯,他们确实也不怎么靠谱。虽然找不出什么实质的例子来,笑面青江一直相信这样的政府机构不会没有任何猫腻。要是问的话,大部分付丧神甚至审神者也会持有相同的观点,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不想带坏短刀罢了。只剩一个小时了,还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令这个胁差付丧神有些失望。可乐空罐子早就进垃圾桶了,笑面青江想买杯热饮,但他找了一大圈,也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凌晨两点,他已经在这片大区转三转了,而他的任务也即将完成。为了犒劳一下自己,还是再买罐饮料吧。气温较之前更低,不过没有风。冰一样的空气冻得他体温下降,现在大概有零下七度左右,是人的话肯定要穿羽绒服,他却只穿了两件单衣,不过还好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体温变低对付丧神来说不是什么大事。付丧神不像人那样对体温有严格的要求,但也不会像冷血动物那样任由环境支配自己的状态。只要温度没有高或低到损坏刀剑本体的程度,一切都好说。

白装束随着步伐带起的气流微微摆动,笑面青江在空无一人的道路上独自行走,只有军靴轻轻的踏声和翩然的白色身影。他闭上眼睛,做了一次深呼吸,正想要放松一下。但猛然,他感觉到了不对的地方。笑面青江向一个昏暗深邃的街角望去。街角和之前看起来没有任何不同,但他明显睁大了他眯了一整天的眼睛。

—TBC—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