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地雪松

厮混

【刀剑乱舞】大后方[5]/全员向

•全员,没有cp
•私设如山
•默认2205年与现代相同
•我也不知道人物究竟有没有ooc
黄段子出没注意

第五章

第五大道与桥街交汇处丁字路口,发现打刀时间溯行者两名,距审神者所在学校约五千米,距审神者住处约三千三百米。

没有中间过程,他们是怎么突然冒出来的?笑面青江脑子里最先蹦出了这么一个问题,但现在不能管那么多。他有些紧张地轻轻转过身子,右手虚按着胁差的刀柄。没有人知道那两个溯行者是否也注意到了他的存在,这正是笑面青江首当其冲要关心的问题。

他慢慢地退到街道的小巷里,那两个溯行者在此期间以三日月宗近被叫去做内番的速度慢慢胡逛。看来是没有发现,真不怎么敬业啊。笑面青江一边吐槽一边观察周围情况。小巷很窄,但在另一头的墙上焊着通向楼顶的梯子,离他有三十米左右。

要是爬梯子上去后可以基本算逃离了风险,但就算是用高危动作五个梯阶并一个连着跳上去也太慢了,很容易被发现。

过不一会儿他就发现他显然多虑了,那两个溯行者压根儿就没有一点想要拐弯的意思。托他俩的福,笑面青江顺利得爬到了楼顶,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偷偷观察这两个家伙的行踪。问题变成了是立即回去还是滞留观察情况,毕竟到了交接班的时候。

这两个念头在他的头脑中斗争了一会儿,最终达成了和平协议:先奸视,哦不,监视一会儿,再回去告诉长谷部。

他趴在天台旁边,冰凉的环境不断抽取着他的体温。这种感觉真是糟糕。他在心里抱怨了一句,又向下看了看那两顶移动的草帽。以这两个伙计的速度和行走路线来看,他俩似乎并没有任何任务可干,跟他前两个小时干的事情差不多——绕着城市瞎转,美名曰巡逻。

笑面青江暗暗松了一口气,这样子的话主上的安全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他于是准备等到两个溯行者走到第七大道后再离去。

静谧的夜空和之前没有任何区别。笑面青江隐隐觉到了黑暗下的危险,他只是觉得这一定和那两个溯行者有关。

然而就在这时,他猛然站了起来,黑暗像沥青一样黏附在了他身上,有那么一瞬间,笑面青江觉得自己的思维和突然起立带来的效果一样眩晕。

屋顶出现了强烈的灵力波动的迹象。

怎么可能!这、这……

笑面青江突然意识到自己算错了一步。一失足成千古恨,他已经被感知到了。

刚才那两个溯行者是凭空冒出来的——那就是说是灵力传送过来的。传送到街区里可以, 传送到楼顶又有何不可?

滞留观察不是为审神者安全着想的方案,而是愚蠢的加快暴露她身份的冒险。

可恶!

随着一声胁差出刃时金属碰撞的轻啸,三只短刀溯行者已经像深海中无声迅捷的白鱼一样向他逼近。在这无边黑暗的大洋底,笑面青江被寒流激的一个哆嗦。现在不是为犯错后悔的时候了。只见他一个侧身,躲过冲在最前面的短刀,右手的胁差在高速挥动手臂的抓握下带起起尖利的风声,犹如第二把敌短刀的送葬曲。

紧接着他立刻进步,在军靴的哒哒两声下斩杀了第三把敌短刀。第一把错过他的短刀这时早已回过头来准备攻击。在笑面青江感觉左臂内侧被划中后,他没有让短刀来得及做进一步的攻击。只见那急转的身子带动了翻飞的白装束,像礼服的裙摆一样旋转。最后一把敌短刀在笑面青江的转身砍杀中寿终正寝。

笑面青江站定后,又看见了随后而来的那两位打刀溯行者,顺便捎带了让他看着造型就一阵好笑的两振敌方胁差。

“啊,伙计们,冷静,今天天气这么不错,我们可以好好地深度交流一下。”笑面青江说道。

溯行军情况复杂,但愿有能说话的。要是没有脑子就更好了。
右边的打刀发话了:“你是哪个审神者麾下的?”

一句切中要害,打刀大哥你真让我害怕。

“啊……哪个审神者啊……记得不是很清楚呢,之前鸡奸过后不小心杀掉了呢。”笑面青江满脸微笑的说。

“你看起来不像暗堕者。”那五个溯行者竟然没有再动一步。

“啊,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呢,刚才你们的短刀小朋友那么不友好,打一炮后我的脑袋一向不是很好使。”

“你来现世干什么?”

“现世人比较多,历史溯行不如及时行乐,有很多人可供调教。”笑面青江依旧彬彬有礼的微笑着。

“这么说来,你脱出任何组织了?”五振时间溯行者思索的样子很滑稽,他们摸着下巴,一同望天思考了一阵,那打刀又说:“但是我依旧不相……”

“人呢?”

不相信就对了,大哥。

“山姥切?”

“嗯?有什么事情吗?”山姥切国广听到一期一振在叫他,便从办公的小案上抬起头来。

“狐之助有最新消息。”一期一振拿着几张纸:“我觉得一起商讨比较好一点。”

“一期一振,其实你大可不必麻烦我这个仿造品……”山姥切站了起来,接过一期一振递过来的文件,小声嘟囔着说。但看了文件还没有过十秒钟,山姥切国广就惊讶的睁大了双眼,对着一期一振问:“当真?”

一期一振带着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的语气说道:“当真。”

见鬼。山姥切国广皱了皱眉,再次问道:“你觉得这事情有没有必要通知本丸全体成员?”

“哪一件具体的事情?确定在敌方范围内还是选择性转移审神者计划?”

“显然是后者。”山姥切说道:“时之政府在上面说‘将有计划的转移部分实力较弱的审神者,其余由审神者麾下付丧神接应’,这是几个意思?实力强的本丸自行接应审神者,那实力强弱如何划分?不不不,他们……”山姥切国广低下头,抓着被单的一角,不想面对这官腔中的潜台词。

“他们也许想借此过滤掉一批审神者,也许是不符合他们潜规则要求的。这也许包括我们的审神者,一切都不得而知。”一期一振眼里流露出一丝不安:“他们一方面可以说这本丸战斗力不够,我们会去帮你们救回审神者,从而不让审神者麾下的付丧神去营救,另一方面真的不去营救,那样的话审神者被发现只是早晚的问题。他们就可以开心的给本丸换上新的审神者。这根本就不对,山姥切,这会让时之政府的公信力下降,也会让审神者的招募更加困难。”

“一期,这没错。政府有人想借这次危机为自己铲平道路。”山姥切国广咬牙切齿地说道。

“想必就是这样了。”一期一振痛苦的闭上眼睛:“我觉得有必要通知本丸成员,山姥切。而且如果审神者真的在他们不援助的名单上,那么我们有可能要和政府对着干了。”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