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地雪松

厮混

【刀剑乱舞】大后方[6]/全员向

•全员,没有cp
•私设如山
•默认2205年与现代相同
•我也不知道人物究竟有没有ooc

第五章

笑面青江在走出宾馆巡逻之前只是调侃着说要装作去了酒吧的样子,但他还真没料到自己真的会去酒吧。

花花绿绿的灯光刺得在黑暗中待了几个钟头的客人一时睁不开眼来。笑面青江进入酒吧的第一反应就是看了看柜台上的表。

两点四十五分,已经比规定时间超出十五分钟了。那也不能直接回去,很容易把那两个家伙也暴露了,而迂回前进又很麻烦,一时回不去。

从藏着便装的地方换回内番服的笑面青江若无其事地把“行李”——里面装着一套战斗装束外加管制刀具的包放到吧台上,又找了一个不能从门口看见的角落坐下,顺便看了看价次表:“嗯……好像没有清酒……”接着又很快锁定了目标,笑着对女服务员说:“来一杯伏特加。”

笑面青江当然没有闲情逸致喝酒,他只是要找一个不怎么安静的环境打电话而已。虽然有好几百岁了,但是手机最起码还是会用的嘛。

酒端过来,笑面青江刚好接通了那边的压切长谷部。

“喂?”

“哦呀,长谷部,你出去了没?”

“出去了还敢接你的电话吗?嫌暴露的不够快么。”电话另外一头的长谷部的语气调侃中带着不快,平淡中夹着怒气:“你怎么还不回来?”

“嘛,这个,第五大道和桥街那边有时间溯行军,并且还有增加的可能性。我已经和他们交过战了,现在不方便回去。”

“发现时间溯行军了?!”长谷部显然很激动:“那主上那边呢?”

“暂时没有发现。但既然确定时间溯行军在这片区域,那么主上被发现只是时间问题。”笑面青江专心致志地看着自己的指甲,那一小片光滑的结缔组织在陆离光怪的灯光下变得模糊而迷离,像这场战争的前景。

“所以,你是出不出来?”笑面青江问道。

电话那头发出了一声叹息,“这不好办啊。哦,对了,刚才山姥切回复了一个圆形铝片。”

“增派援军?你之前不是回复的‘情况不明’吗?没有增派的必要吧?”

“大概时之政府那边又有什么新情报了。”长谷部摇摇头,像是想把脑袋中的东西摇回原来的规矩位置,“我先出去吧,毕竟主的安全是最重要的。”
笑面青江还没来得及思考,就听见另一个声音响起:“等等,长谷部君,笑面他好像说过主上暂时没有问题吧?他要是回来就顶多暴露三个付丧神,你要是急着去巡逻可就大大缩小审神者的确切位置了啊。”

“哼,都差不多。笑面青江已经暴露了,再说暴露三个付丧神,和暴露一个审神者没什么区别。这样的话难道不应该选择主上最安全的方案吗?”长谷部先丢下一旁的笑面青江,恼怒地对着明石国行说。

“诶,等等,长谷部,我可不知道溯行军有多少啊,万一你碰到一群高速枪的话碎掉都没地方找。”笑面青江赶忙说道。

电话那边有好一阵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直到时间长到无法忍受后,长谷部才重新开口,“笑面青江,你没有受伤吧?你先回来,时间长点不要紧,不要被他们发现了。我会回复确切消息,同意山姥切国广派遣付丧神。”

“最新指示!第五大道与桥街交汇处发现付丧神笑面青江!”一个人急匆匆地拉开门对着坐在那边的另一个人说。
“第五大道?那种地方不早就占领了吗?”坐在那边的人不屑的撇撇嘴,“处理事情就没个利索时候。你那么急干啥?”

“哈?你还问我?处理本区域内的审神者不是你麾下刀剑干的事情吗?这下可好,审神者没发现几个,竟然还冒出了付丧神!那样就必须作战!这样的话不就和我们不作战而瓦解敌方势力的方针相违背了吗?”

“我清理审神者不假,然而给我提供情报是你该干的事情。”坐在那里的人慢条斯理地讲。

“但是出现了付丧神!万一有一群怎么办?!”

“你有没有长脑子啊?”
“啥?”

“刀剑男士难道有去现世度假的习惯吗?”

“没,当然没……咦,这不好说啊……”那人站在那里开始陷入了自我纠结。

“就你这德行还时间溯行嘞!溯行到你奶奶个腿儿家!付丧神在说明当地还有审神者啊!”

“当地还有审神者说明了什么……说明我们没清理干净吗?那也不对啊,我们还是要和刀剑男士作战。”

“绕开那群付丧神,直接把审神者做掉,那那群付丧神显型都困难,更不用提作战了”坐着的那个敌刀审神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说过,收集情报是你的工作,赶快去干吧。虽然地点不怎么明确,但应该就是那片儿的。很快,这里就会成为时间溯行军的大后方据点之一。我可不想就这么搞砸了。这责任我承担不起。”

“好,我尽快。”

“等一下。”

“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山姥切。长谷部刚才明确指出可以派遣付丧神,但没有指明刀种。如果派错了的话,结果可是很麻烦的。”收到通知散伙后的烛台切光忠对山姥切国广说。

“嗯,谢谢提醒,光忠。这的确是不好拿捏的要害问题。”山姥切国广回答,“咱们们本丸由于极化短刀少,导致高攻击高机动的轻配置队伍不能成型,但是我们所擅长的重配置绝对不适应现在的情形。”

“嗯嗯。”烛台切光忠点了点头:“人物选好了吗?你知道我要负责好本丸的日常起居的。”

本丸的烛台切光忠虽不担任近侍一职,但本着他对大家更了解的优势,山姥切还是很乐意和他聊一聊的。

“我和一期一振初步的刀种配置是二一二一,即两短,一胁,两打,一太。加上在现世的那三人,总共是二二三二的阵容。这也是不清楚敌方的无奈之举,毕竟如果敌方有某种压倒性的刀种时,这样是最不占便宜的……”山姥切国广说着说着就没了底气,“我这种仿造品,万一做出了错误的决定,别人看我可就不是和山姥切作比较那么简单了……”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烛台切光忠怂怂肩膀,“也许长谷部那边清闲的很呐。”

“哦,我可不这么认为……也许我该找药研和小夜去谈谈了。本丸的大家意见还没有怎么产生分歧,但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也许那预感只是审神者回来后又连着好几个月捞不到数珠丸恒次。”

“也有那个可能……你觉得和打刀派泉守兼定和宗三左文字怎么样?”

“完全没有问题。那胁差就是堀川国广咯?”烛台切光忠笑眼盈盈的问。

“但是鲶尾藤四郎明显练度更高……”

“不必急着派高练度的去,那样也不利于持久战。堀川和和泉守搭档多时,他俩会比较合适的。”

“谢谢,我会认真考虑的。”山姥切国广疲惫地捏了捏鼻梁。

最终的名单不久便定了下来。这队伍包括极化短刀付丧神药研藤四郎和小夜左文字,堀川国广,和泉守兼定,宗三左文字以及三条的太刀小狐丸。

三条家的刀聚在一起,石切丸嘱托小狐丸了两句,小狐丸轻轻点头表示了解。今剑叫小狐丸代表三条的意志保护主上,大家都笑了两下。

“小狐,你是不是不太自信?”三条家的末席三日月宗近看着小狐丸并非十分坦然的脸色问道。

“我觉得这有些草率。”小狐丸也直言不讳。

“哈哈哈哈,小狐,犹豫不决是要出人命的,要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三日月宗近又笑了笑,“时间不早了,赶快入队吧。”

小狐丸虽觉得三日月宗近盲目对未来的乐观有些胡闹,但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寄希望于运气了。

“祝你们好运。”

又有六人加入了历史的洪流。

—TBC—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