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地雪松

在我这里大概不会看到任何你们想看的同人文
这里林子,刀乱坑底
坑品极差注意
脾气很好,欢迎勾搭(怎么可能)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上了艺术这条贼船11/有病欢脱向

stage.11

 

 

 

“国行。”

 

“国行。”

 

“不管你有没有真的睡着,我们都要跟说,你如果再不起来,你的超级三千极丑睡觉姿势大全就要跟你所有的粉丝见面了,到时候你就准备着身败名裂,一辈子找不到老婆吧。”

 

没有任何动静,只是一缕长一点的头发从刘海中分离出来,滑到脸的另一个地方。

 

“我可以认为他动了么。”萤丸面无表情地看着趴在工作台上睡觉的监护人。

 

“我要发了,国行!”爱染国俊高举着手机,看着那个被称为“超级三千极丑睡觉姿势大全”的还在编辑状态的界面。说是三千其实有点多,因为只有三张而已。说是极丑也不太恰当,不过不优雅是真事,换作任何人都得难受一阵。

 

但是明石国行是懒得难受的人,这可能并不太好使。

 

“嗯……”被吵醒的明石国行缓慢地把头拧成侧面朝桌的姿势,腮帮子被压成平平的一片:“你们别对我太严格行不行啊……发明魔术……可是要消耗能量的啊……”

 

“你发明魔术的方式真特别啊国行,脑内轮回式吗?”

 

“你已经趴在这里大半天了,期间什么也没有做。”萤丸点头。

 

“我说你俩闹够了没啊……作业写完了吗?”明石国行的头终于抬起来了,完成了脸与桌面分离的这个拥有超高难度的动作,“什么?”

 

“明天学校要开家长会。”萤丸说。

 

“下午三点。”爱染国俊接着说。

 

“在学生教室。”萤丸说。

 

“没错。”爱染国俊点头。

 

“你们就因为这个原因,叫我起来?”明石国行胳膊肘肘着桌子,把好像比别人都沉重的脑袋撑在上面:“让我离开桌面?!”

 

“离开桌面你又不会死。有时候我和萤丸真的很担心你的鼻子会不会被压平。”

 

“事实证明它有收缩的趋势。国行,你不能再睡了。”萤丸又是一阵点头。

 

“……”明石国行戴上眼镜,皱着眉头,对着两个小捣蛋鬼沉默了一阵。

“你们两个是不是又在学校闯祸了?”

“没!”

 

“没有!”

 

“是么。”明石国行依旧盯着两个人:“那我就默认你俩没有闯过女厕所好了……反正我也懒得猜……”

 

爱染国俊和萤丸看着那个高大的身影越来越低……最后和书桌融为了一体。

“现在就是歌仙兼定面目狰狞地举着刀站在后面我也不起来……”

 

“别抒情了国行!你还没有答应正事呢!”

 

“去去去……当然会去了……”声音几不可闻。

 

“那咱们走吧。”爱染国俊很是无奈,看着手机嘀咕:“发送!气死我了!”

 

“国行已经起来过了。”萤丸跟着爱染走出房间,并提醒他的置气行为。

“但是他又倒下了!”爱染国俊把手机往沙发上一丢:“对了,歌仙兼定是谁?”

 

“你不认识?”萤丸思索着:“是国行的同行。”

 

“魔术师么,怪不得那么凶神恶煞。”

 

“你是不是对魔术师有什么误解……号称三十六歌仙的兼定,可是以风雅著称的……”

 

“我听到的歌仙兼定是个拿着刀的哥斯拉。”

 

“那大概是歌仙兼定那次强迫国行看了他表演一晚上的硬币和纸牌魔术的缘故吧。好像留下心理阴影了呢。”

 

“可是交流技术是好事情啊?”

 

“技术和睡觉对于国行来说哪个重要?”

 

“这……但是谈起工作,国行还算是很认真的那种人啊?”

 

“那我再告诉你个事情,爱染。国行几乎不表演近景魔术。”

 

 

 

明石国行来到教室时还为时尚早,他转了一圈,发现爱染国俊和萤丸的位置都还挺靠前。然后他坐在了萤丸的座位上。

 

既懒得跟其他家长说些什么,又没有兴趣了解要开什么内容,他托着脸回忆魔术表演的细节。当然,也丝毫不在意周围家长的目光。

 

怎么这么年轻的家伙就有上小学的孩子了?!

 

班主任刚才有事出去了一趟,回来后只见教室里黑压压的坐满了人,就知时间已经不太早了。她自然也来不及细看,便匆匆开始今天的内容。

 

“各位家长都坐的是自己孩子的位置,对吧?爱染国俊,爱染国俊的家长是哪位?”

 

“这里。”

 

班主任扫视了一圈,没有发现声音的来源。

 

“啊,这里,老师。”明石国行挥挥手,示意就在他面前的老师低头。

 

班主任低下脑袋,忍不住发出“诶”的一声,而她的第一反应也跟所有家长一样——

 

怎么这么年轻的家伙就有上小学的孩子了?!

 

“老师别愣着啊?”明石国行对着关注点错了的班主任笑了一下:“我是爱染国俊的家长。”

 

“您是……他的父亲?”

 

“嗯?您不知道吗?”明石国行推推眼镜:“哦,毕竟他也才上学不久吧。前些日子家里发生了变故,我是他的监护人,姑且算是吧。”

 

“……”年轻的班主任一直瞪着他的脸。

 

主要是她无法把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和爱染国俊那个熊孩子联系起来。她是新实习的老师,印象里的监护人全都是标准的老爹老妈形象,但怎么会有那种紫色杀马特头发上卡根本不配的红色发卡、实际上却有绿色眼睛的虽然很帅但看起来对家长会全无兴趣的问题青年似的家长啊?!这样教出来的小孩真的没有问题吗!

 

“老师?”

 

“啊啊啊啊没事。”老师突然又想起来了:“这位家长,那么您是不是坐错位置了?这么说来是萤丸的家长没来呢。”

 

“萤丸是爱染的弟弟啊。我一个人拿来顶两个家长,真是麻烦呢。”

 

什么!他们俩原来有亲缘关系吗?!!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班主任清了清嗓子:“那么误会搞清了,现在开始正式的家长会。”

 

她在强调各种纪律的时候时不时的向下瞥这个新奇的家长。不过他好像是听的不太走心,一手托着下巴,两眼盯向虚空,不由地让她感到有点窝火。

 

“下面说最近出现的几个问题。”总算到了这一步,班主任故意说道:“爱染国俊家长?”

 

“嗯?”

 

“您知道前两天爱染随意毁坏公物的事情吗?”

 

明石国行想了想:“您是指他画在墙头的那个超大的爱染明王?”

 

小孩闯了祸怎么会告诉家长啊!这不正常吧!还有那个居然是爱染明王吗!!!!

 

“没错。”班主任努力平复心情。

 

“我记得爱染好像说过他画的是绘画墙?不是普通的墙吧。”

 

“但是那个绘画墙本来是和老师约好的几个画画比较好的小朋友去画,爱染国俊不在此列。”

 

“那学校为什么不关照小朋友的心情呢?好像并不是只有画画好的小朋友才有资格画吧。”

 

“话是这么说,但这个墙不是专门用来给小朋友画画的,它也是学校对外展示的一部分,先生。”

 

“好吧,我回去会问问爱染的。他只是说他画了爱染明王,没有说他过违纪的这一部分。”

 

“请务必回去认真教育。”

 

“我可只说过问问哦?”明石国行倏地抬起眼睛,口音愈发的尖锐明显。

 

“是,是否要批评孩子的确要由监护人来定夺,如果您有资格当他的监护人。”

 

“我为什么没有资格?比起我来,还是学校不让小朋友画画更伤小朋友的心吧?”明石国行面无表情的盯着班主任:“我可以理解为同龄人之间比较有聊头?身为班主任的您不应该针对全班而不是个人进行发言吗?”

 

“哼。”班主任不再理他:“下面……”

 

 

 

气死我了!居然顶撞老师!

 

班主任回到家里,打开电脑,决定看场电影什么的缓和一下自己的脾气。她才不承认自己输给了一个社会青年!可恶!

 

网站首页的魔术秀专题。她向来没有兴趣的。

 

但这个标签的奇异画风……好像在哪里见过?

 

—TBC—





我回来啦,貌似没有人想我()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