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地雪松

在我这里大概不会看到任何你们想看的同人文
这里林子,刀乱坑底
坑品极差注意
脾气很好,欢迎勾搭(怎么可能)

【刀剑乱舞】一丸不容二审/01/欢乐有病向

本文又名:脱离时代的老年刀剑眼中的令人不明所以的年轻人

01

今天很平静。

风平稳的吹拂着,压切长谷部很容易感受的到,总是以不变的风向。树叶是常青的,厚重的云像腾起的白马缓缓移动。和过去的,他能亲眼看见云彩的时候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他不太明白为什么本丸里的风景会如此迟滞,未来的一天和过去的一天不会有什么区别。这使他感到厌倦。明明成为实体的付丧神还没有多久,不是吗?明明还有每天的任务要完成,明明还有新的主人需要辅佐,可他还是感到无聊。他问过这本丸里最资深的刀剑,但是山姥切国广似乎生来就并不是喜爱闲扯的刀剑,因为他只说过一句:

“对于我们本丸来说,这样的情况很难改变。”

“为什么?”

山姥切摇摇头,从来不肯再说什么。

他似乎觉得这与他们共同的主上有关,但是公然询问明显是犯上的举动。他的主人对所有刀剑都很客气,从不提出苛刻的要求,但也从来没有突出的政绩。至少在这本丸诞生的不太长的一段时间里,还没有。

压切长谷部的确是时刻准备努力奉公的刀剑,但他很少出战,本丸里也没有多少事需要他做,所以他和审神者并没有十分熟络。还有让他感到奇怪的,是疑似能唯一体现他主人性格的,他主人作为审神者的姓名,也就是审神者为自己起的代号。

离子键。

离子键是个什么东西!

他知道自己的本丸归中国政府管辖,自己的主人是个中国人,自己甚至能听懂汉语;这些他知道的东西如此奇怪,但他都可以把它归结于灵力的玄幻。而现在,被灌输了很多现代审美和常识的他依旧不明白:

离子键是个什么东西!

依旧平静的今天,他决定亲自去问一问。也许也不止这些,也许他会忍不住询问为什么自己得不到重用。

远处的树轻轻摇曳,勾卷云慢慢吹拂着大地。他走过阴凉的长廊,鲶尾藤四郎从对面走来。
“啊长谷部,我还想去找你呢。”

“有什么事?”

“别一脸不相信啊,长谷部。”鲶尾藤四郎笑笑:“你被编收进第二部队啦,一会儿准备出战吧。”
“咱们本丸现在三个部队,除了你第一部队,哪有出战的时候。”压切长谷部淡淡地说:“我知道了。”

这家伙怎么回事。鲶尾藤四郎边走边想:“还是找山姥切要紧。”

压切长谷部来到审神者的房间,却莫名有种紧张感和压迫感。大概是出于自己这样做的不合理性,他在门前几次深呼吸,终于底气不足的敲了两下下。

“进来吧。”

哪里不对呢?

他脑内闪过这样一丝念头,立刻又被淹没在紧张之中。人在紧张时是会做出不太合理的举动的,他也不能幸免。是因为一直想满足自己的私欲,而对审神者的理念甚至命令提出异议吗?她平时那么友善,尤其是对短刀的眼神……他甚至都能想起她因为欢笑而颤抖的辫子……

辫子呢?!

不对,审神者呢?!!

坐在相同的位置,拿着常用的那支笔,一样的在办公,露出好像也是很和善的微笑……
但是这他妈不是主上啊!!!!

“你好啊,是压切长谷部?我还以为你去准备了。毕竟你马上就要出战了……”

“你是谁?”

她面部逐渐僵硬,直到表情完全消失:“啥?”

“不管你是谁。”压切长谷部平静的说:“都没有资格坐在这个位置。”

“我……”

“她在哪里?”

“谁在哪啊!中文是她他不分的啊!!”

“审神者!”

“我也是审神者啊!”

“离子键!”

“离……她叫这名?”

“你果真知道她!你把她怎么了!”

“我还能把她怎么了我什么都没干!”她的声音又拔高了许多。

“从那个位子起开!”他三步并两步的走上前。

她好像害怕了,果真哗啦一声站了起来。压切长谷部抓着她的手臂,企图把这个不详的陌生人赶快拉开。她十分不配合,一直在往相反的方向用力,直到她左脚绊住右脚,压切长谷部条件反射的松开左手,眼睁睁地看着她结结实实的摔在了案上。

傻猪般的嚎叫声起,压切长谷部竟然觉得有一丝爽快。

“发生了什么?”山姥切国广走过来看了一眼,然后很惊讶:
“你这家伙怎么了?”

“山姥切?山姥切是你吗我感觉我已经摔的小脑萎缩了……”

山姥切白了长谷部一眼:“您这次回来待多长时间?”

“一个星期吧。”她挣扎着起来:“所以她真的叫离子键?”

“是的。”

“emmmmm……我觉得有必要和她面谈……”

压切长谷部看见山姥切国广后感觉更奇怪了:“所以……这……”

“如果你真的把她摔成小脑萎缩,那么你就不能站在这里了,长谷部。她是你真正的主人,本丸灵力的提供者。”

“那离子键……”

“代理的。”山姥切说。

“她老人家回现世了,明天会回来吧。反正我们俩也很熟……”她向长谷部摆摆手,完全没有在意摔倒的事情:“快去准备,一会儿出战。”

“那么您叫……”

她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你难道从来没有注意过吗!!本丸的注册审神者代号?!!”

压切长谷部看向山姥切国广。

“分子筛。”山姥切摇摇头。

分子筛?

分子筛又是个什么东西!!!!

审神者临时把第二部队的陆奥守吉行换成了活动里新锻出的明石国行,可以让长谷部先生难受好一阵了。

而长谷部先生在出战时还没有搞明白现代人的奇怪癖好。


-TBC-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