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地雪松

在我这里大概不会看到任何你们想看的同人文
这里林子,刀乱坑底
坑品极差注意
脾气很好,欢迎勾搭(怎么可能)

【刀剑乱舞】一丸不容二审/02/欢乐有病向

2

他的这个真主人和他以为的那个主人不怎么一样。

比如,从第一部队的鲶尾藤四郎换成笑面青江就可以看出。

又比如,从她拒绝和短刀一块儿玩耍也可以看出。

再比如,从她皱着眉头看着什么文件的表情,还可以看出。

当然,他的这个真主人和他以为的那个主人也有一样的地方。

比如,她们都有着傻逼的名字。

再比如,她们都经常干奇怪的沙雕事情。

压切长谷部一大早醒来,看见他的真主人和代理主人坐在一棵大树下面。看来离子键赶了个大早过来。树下,因为她们两个剧烈的议论,脆弱的小马扎发出吱吱的惨叫。他走的更近一些,听到了他认为十分高深的内容:

“你为什么要叫离子键啊!”

“这不是配合你吗?分子离子,多般配啊。”

“什么?!分子和原子不才是最般配的吗!!”

“分子筛里面没有原子弹也没有原子钟总之就是和分子筛扯不上关系了啊!!”

“你的意思是分子筛里有离子键吗!!!”

“分子筛有那么多种凭什么没有离子键!!”

分子筛愣住了,紧接着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我没学过,这我可不知道。”

离子键好像获得了最终胜利似的翘起马扎的后脚。

干得漂亮主人!虽然这个不熟悉的分子筛才是他的主人,但长谷部显然心里向着相处时间更长的离子键。尽管他依旧没有搞明白离子键是个什么东西。

“行,老贱,你太狠了。”

“这个老键给人的第一感觉是老贱啊…………”

“哪有啊,老贱,我叫你时说的老贱,肯定是老键的老键嘛。”

“你为什么不管我叫老子呢…………”

“你既然是老子我为什么不是老子,都有子字。”

“行吧,老筛。把shāi四舍五入一下变成shǎ,以后你就是老傻了。”

“不可以!”

压切长谷部一脸懵逼。这中国话,到自己这里怎么就整不明白了呢?老jiàn的jiàn是哪个jiàn啊?剑涧见件鉴?

老shǎ的shǎ似乎比较好确认。傻儍似乎是一样的。

压切长谷部好像又多了不太明白的东西。

看来政府的知识灌输机制还需要改善啊。

“说什么都没用了,老傻。”离子键站起来,故意拍拍分子筛的肩膀:“老傻,你别最后小脑萎缩了啊!”

“你们怎么都知道小脑萎缩啊!!!”

溜了溜了!!

离子键二话不说,拎起自己的马扎就是一顿猛跑。

“你给我站住!!!!!”

压切长谷部相信,今天的本丸一定是双倍的祥和。



所以就连午饭,也是被长谷部双倍的送到房间。被分子筛叫住后在一旁翻起了文件,而两人便拿起筷子来开始吃饭。

“离子键啊……你说……”

“什么?”

“咱们本丸是没盐吗?”

“你问这干啥?”

“你不觉得这个菜吃起来就像是本丸里闹盐荒么。”

“你以前没吃过光忠做的料理吗?”

“我走的那会儿,咱本丸连两个部队都凑不齐。”

“那没办法咯。不然我给你拿点酱油?”

“算了吧。”分子筛闷闷的说:“以后我出门,就可以拍着胸脯自豪的说自己是盐荒子孙了…………”

盐荒子孙到底有什么值得自豪的啊…………等等主人你笑什么??

“盐荒子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分子筛看着离子键:“有什么好笑的啊?你不也是盐荒子孙么。”

“我只炎黄,不盐荒。”

长谷部突然想逃离这里。

逃离这个充斥着沙雕之力,和沙雕中国式冷笑话的地方。

“咦对了,虽说咱们的付丧神还是会说中文,但明石国行说的还是方言对吧?”分子筛突然转移话题。

“好像是吧。”离子键挠挠头:“应该没错。”

“在日本他可以说关西腔,那在这里…………他说的是哪地方言?”

“哪地?”面对分子筛这个问题,离子键思索着:“他老人家住在兵库县,相当于本州岛近畿的西部。而近畿,在本州的中西部。四舍五入一下,就是日本中西部地区吧。”

代理主上您这么爱四舍五入真的没有问题么。

“那他说的岂不就是四川话。”

“有可能,改天去听听。”

“按照这个逻辑推理,陆奥守说土佐话。”

“嗯。”离子键点头。

“四舍五入一下,在明石国行那块儿的南边。”

怎么主上也开始四舍五入了啊喂。

“所以陆奥守应该说闽南话吗?不对吧不对吧。”离子键摆摆手。

“当然不对了!四国和本州隔着个海呢还!”分子筛拿着筷子在空中比划:“他应该说台湾话!”

“南边不应该是海南话吗?”

“那九州岂不就没有地方了!”

“好像……很有道理?”

“吃完饭就去吧,顺便看看你带来的自行车好不好骑。”

“四川话的明石国行,台湾话的陆奥守……我觉得我就是个智障。”

“我们还有必要看看大俱利是不是会说东北话。”

“大碴子味的大俱利,行,我信了。”

“别忘了还有京味儿歌仙。”

“你又犯错了。按照中原地区划分,歌仙说河南话更有说服力。”

“河南话……可真是风雅啊……”

“那么歌仙应该会吟‘绳命是剁末的回晃仁胜是入刺的井猜’…………”

“风雅过头了吧喂。”

我的天啊。长谷部扶住自己已经变黑的额头。

会说中国话居然是如此恐怖。



离子键和分子筛居然真的行动起来了。一个在前面骑,一个在后面坐,咯噔咯噔的骑着要散架的粉色破自行车,开始了她们的本丸方言之旅。

方言之旅还没有进行完第一站,她们就摔了。

这还是要感谢离子键的控车技术,当然,分子筛连续两天都摔得狗吃屎,一半还要得益于她身手敏捷的手下压切长谷部。

压切长谷部不知道她们摔了,但是山姥切国广知道。

“哪里来的自行车?”山姥切国广问。

“我带来的。”离子键一边推起车子一边揉着胳膊回答。

“你们为什么不一人一辆单车呢。”

“山姥切你没喝多吧?这只有一辆自行车哟?”分子筛连忙爬起来在他的眼前晃一晃手。

“抱歉……我指的单车是……共享单车?”

共享单车?

“山姥切你怎么这么潮流还知道共享单车。”

“不你的关注点错了吧难道不应该关注共享单车生意居然已经公然开到本丸了吗。”

“是这样么。”山姥切面无表情的面对铺面而来的沙雕气息:

“我觉得你们两个应该嗑点肥宅快乐果冷静一下。”

山姥切不愧是本丸的初始刀,他太强了,居然能完美应对双倍沙雕。

长谷部要是看见了,一定自叹不如。

下午的审神者没有祸害本丸,听说她们俩在一直嗑瓜子。

-TBC-





中国话已经在长谷部老人家心里留下了深刻的阴影…………长谷部你还好吗哈哈哈哈哈

要多向时尚的山姥切同志学习

评论(10)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