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地雪松

厮混

【刀剑乱舞】大后方[7]/全员向

•全员,没有cp
•私设如山
•默认2205年与现代相同
•我也不知道人物究竟有没有ooc

第七章

“得,都是要完蛋的人了,干什么活啊?”

“你再不干活马上就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

“不,长谷部,应该是再也看不到每一天的萤丸才对。”笑面青江在旁边帮腔。

“长谷部,两天了。你没有什么感觉吗?这简直是白费力气。”明石国行没有直接回答笑面青江半调侃的话,而是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

压切长谷部和笑面青江不说话,但他们都知道。

没错,两天了。

从凌晨到第二天傍晚,增援的第二分队始终没有现身。

如果只是位置不对而没有碰面的话倒还是好事,三人宁愿不碰面是本丸的安排。最坏的想法只能是被敌刀全歼。那么在如此强大的势力下,三人还活着只是运气问题。泥菩萨过不了江,保护审神者更是天方夜谭。

白天不适合带着刀穿着画风不对的衣服站在大街上晃来晃去,付丧神如此,溯行军更是如此。三人轮流便装巡查没有发现任何东西本也是情理之中。

那么晚上呢?晚上压切长谷部和笑面青江对外界的紧张程度说起来可能都有些好笑,但是就像被耍得团团转的猴子似的,连溯行军的毛都见不着半根儿。唯一确定的消息就是灵力提供稳定,审神者安然无恙。这付丧神和审神者之间唯一的联系只能稍稍给他们一点慰藉。

两天晚上,连续两天晚上啊。

明石国行难得地扭了扭头,旅馆外的视野很好,可以看到远处的天空。他把目光对上窗外正在升起的太阳。
两人也顺着明石国行的目光看着无力的太阳和熨亮的一小片云彩。长谷部意外的没有催明石国行再去巡查。

“上街的不一定是溯行军。”笑面青江的声音响起。

“还有暗堕刀剑么?”明石国行懒懒地嘲讽,连头也没回:“流行在审神者之间的各种版本啊……你在战场上见过黑头发的鹤丸国永?”

“没有。比起那个,我其实觉得接手暗堕本丸的审神者更玄妙。”热衷于鬼怪故事的笑面青江说。

“那还怀疑个劲儿。”明石国行摆摆手。

“溯行军的‘审神者’呢?”

“审神者和审神者互相殴打啊……”

那么主人多半会被揪住小辫子吧?明石国行没有说出来。

“我再出去看一趟。”长谷部不想再进行任何无意义的对话,边说边要离开。

“长谷部,少走北门。那边昨天新装了个摄像头。”

“摄像头?180度的吗?”

“不,是个圆盘样式的,看起来像是360度的。”笑面青江回答道。

“我知道了。”

过去一天了,那个安在天花板上的逼玩意儿目前还没有半点动静。审神者如今一踏进教室就得脖子冰凉。也许她应该先请个假,再去个没有这个装置覆盖的地方,回到本丸。

但是请假的话应该说什么理由啊?上学有被刺杀的嫌疑?这么说的话的多半会被认为是迫害妄想吧?坦白审神者的身份?有谁会信吗?要我是普通人我也不信啊!这结局多半会跟前一个一样送去心理咨询吧……

审神者又内心复杂地看了一眼那个东西,把周测成绩不理想的等等等等不好事情的锅统统算在它头上。

本着精神胜利法,审神者再一次成功“打倒”了时间溯行军,顿时感到神清气爽。今天天气看起来还不错,朝霞不出门,天又顿时阴暗了下来,按照她的逻辑,这天大有下雪的趋势。但现在天气不比往前,她对于雪能否聚集起来表示担忧。

之后便是上课时间。她表现得很好,因为没有像昨天一样时不时地瞟那个能量装置。审神者和学生的身份又重新割裂开来。她也说不清楚这份宁静是从哪里来的,大概是之前在心里祝福了好几百遍时间溯行军和背后操纵的人手的缘故。

下课后,审神者迫不及待地去屋外的走廊上看飘飞的雪花,并且为自己预测的小成功得意了一番。现在太阳已经完全不见了踪影,视野像是手机的屏幕被调低了一个亮度。很多班级已纷纷注意到这个情况,早在上课时就相继打开电灯,走廊上的感光灯也合时宜的亮了起来,在白天提供逊人一等的光线。

上课铃响的时候,审神者还在窗户边。现在这铃声像勾魂曲似的在她耳边重复千篇一律的旋律,好像在说:

滚回教室吧同志,上课了。

审神者刚要转身,突然就听见了“啪”的一声,视野里的一部分亮度熄灭了。在及其短暂的沉默后,楼道里传出了各种各样议论的声音——

哦,停电了。学校电力系统真是菜。

等等,那是什么?

审神者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

天花板上浮动的黄光?是那个能量装置!

你们在那玩意儿下面看什么啊?有什么好看的啊?!审神者不禁往后退了一步。隔壁的隔壁也出现了类似的骚动。她后怕地又望了一眼,注意到本来飘摇着的黄光竟然像是有边界的实物一样,如被风卷起的沙尘浮动得愈加明显。那根本就不是物理学中物质的正常运动规律。审神者发现自己的眼神完全无法从那个迷一样的一团“光线”中脱离出来,恐惧感促使她在看出端倪后方便拔腿就跑。

那个东西现在在蓄能吗?抑或是只是在抑制空间通道的形成?

黄光在一次次的扩散,聚集后好像终于达到了临界——一次再压缩后,它发出尖锐的暴鸣声,审神者大脑里一片空白,立刻捂住了脑袋。淡黄色的膜像被爆炸的热浪推进似的,迅速从范围内每一个人的身上呼啸而过。扩张时间很短,大概没有超过半分钟,因为黄色的背景光线很快就散去了,但是声音竟持续了三分钟之久,从如能尖利到刺穿耳膜的尖啸慢慢变低,直到低沉到像大地里的怪物发出的声音。

审神者过了好久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只有她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抱着头一动也不动。当她松开手后,虽然背景音乐还没有停止,但绝大多数人都回复到了原来的状态,屋子里沸反盈天。

审神者颇为狼狈地回到了教室,坐回了自己的座位。开了锅的班级那边在这时却又出现了骚动。

“那个是什么?”

审神者循声望去,那个东西已从窗外钻了进来,她对这个简直不能再熟悉了。

敌方短刀,两振!

审神者猛地转回了头,不用说,这肯定是对着她来的。在惊慌失措中“思考”了一秒,接着二话不说就跑出了教室,啪的一声使劲儿甩上了教室的破门。学生们不明所以地看着那两条略微恶心的骨头架子“嗖”的一声跟出了教室。

出了教室,然后怎么办?

审神者的第一反应是逃。毕竟她从来没有亲眼见过溯行军,更不可能有与之抗衡的能力。然而她刚朝楼梯那里迈了两步,就又听见了恐怖的上楼声。

随着震动地面的响声,审神者的肾上腺素飙升到了新高度。急促的呼吸丝毫不能缓解她的紧张。

天啊。

左楼梯,敌方高速枪一振!

右楼梯,敌方太刀两振!

—TBC—


打开刀乱tag全是cp文,我还是默默地整审神者吧。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