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地雪松

厮混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上了艺术这条贼船03/有病欢脱向

Stage.3.1

药研藤四郎上了回乡下的大巴车,并默默地关闭了手机。他双目无神地盯着手机的黑屏,黑屏上出现的不只有自己的脸,还有过去四年的一幕一幕。这些记忆在他看来竟已那样遥远,即便它们才刚在昨天完结。

它们就像挂在天边一隅的云,昔日的辉煌,也同这云彩一并消散在地平线上了。以前,织田组是音乐制作与合成的霸主,把它放在第二,那就没人敢说第一。大家也本着一腔热血或强烈的团队归属感努力拼搏,有着“压切长谷部监制”标签的专辑更是流行的代名词。而现在,一切分崩离析之后,功成名就依旧不能给他们挽回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压切长谷部推特上的最后一条也只能是:谢谢大家。

药研藤四郎虽然对自己的事业就这样白白丢掉感到十分不甘,但他愿意相信这是织田信长迫不得已才干出的事情,不像宗三左文字那样习惯性以恶度人……再说宗三左文字对信长本人就有不小的意见,所以四个人中就他走得最轻快,还说过这些都是天意……不动行光在一阵歇斯底里后“恢复平静”,说是要好好享受接下来没有长谷部怨妇眼神的甜酒生活,不过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其实一直处于忧郁落寞状态。而织田的标准社畜长谷部已经收到了黑田如水的邀请,但他并不真正知道自己将何去何从。多年工作的压力一下被抽走,造成了焦虑的真空。换作是谁都会觉得手足无措。

而他呢?药研藤四郎拒绝所有的邀请,决定回家。

回到他的粟田口老家。

药研藤四郎打开mp3,塞上耳机后,鹤丸国永撕裂性的嗓音伴着极具冲击力的鼓点旋即充满了他的大脑。

伊达组的代表作啊。

这两天烛台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罗的确帮上了许多忙。药研藤四郎一边想着两人,另一边脚上轻轻随着音乐拍起了拍子来。伊达的歌就是这样,狂躁中带着冷静,疯癫中含着清醒……药研藤四郎一点也不否定这支乐队的实力,他觉得伊达在粉丝中出现毁誉参半的现象纯粹是大众的眼力和审美问题。

而且他们的歌的好处,或许就是能让人暂时忘记生活中发生的种种事情吧。

大巴车行驶了约有三个小时,窗外城市的浮华渐渐褪去,绿意一点点重新返回到了视野中,那是人类从未战胜过的大自然。歌曲也早已由摇滚变成了自然雄厚的纯音乐。

好像是山伏国广作品来着。药研藤四郎正想着,轻微的震动突然沿着脊背传了过来。

哦,到站了。

他睁开眼睛,利索地拿上了自己的行李。走下大巴,眼前的景色和几年前重叠起来,并无大的差别,好像时间没有成功地在这平和之地留下什么。青葱的树在远处看来已连成一片,木栏下错生的小灌木显然没有经过修剪,但是在自然的塑造下还是呈现出赏心悦目的球状。药研藤四郎慢慢地陪着树叶沙沙的响声在小径上行走,黑色的头发和衣服被摇曳的树叶割成了点点光斑。他在不知不觉中放慢了脚步。

“哈!”

药研藤四郎被这突然的一声吓得双肩一抖。他转过头去,后面却是空空如也,小径还是他走过来时的光景。他没有怀疑自己的听觉,回忆了一下那一声的音色,两眼又略略地扫视了一下四周,随即了然一笑:“藏得可真是蹩脚啊,鲶尾。”

鲶尾藤四郎不舍地慢慢从一丛灌木后面出来:“你怎么一下子就看出来了啊?”

“长在灌木上的呆毛,非常扎眼。”药研藤四郎清了清嗓子:“这么多年了,声音没怎么变嘛。你也别掖着了,厚,挤在那么小个地方肯定很不舒服吧?”

“嗬,药研真是厉害,一声都能听出来。”厚藤四郎从鲶尾藤四郎出来的那一丛灌木后面窜将出来,让人很难相信这么小个地方居然能藏下两个人。
“得了吧你。”药研藤四郎笑对调侃,目光却又是一转:“学坏的人还真是不少呢,是吧,骨喰?你的两个队友可都已经阵亡了,快出来投降吧。”

没有动静。

“骨喰?”

还是没有动静。

“怎么回事,骨喰没有和你们一起来么?”药研藤四郎身子一偏,转到了那从灌木后面。

他看见骨喰藤四郎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屈膝环抱地蹲在那里。

“刚才怎么不回答?”药研伸手扶起了蹲着的骨喰,拍了拍他的肩膀。

“鲶尾和厚说要好好蹲着,不能被你发现。”

“你啊你,太认真了。真是迟早要被带坏……”药研藤四郎正调侃着,厚却一把搂住了他,上手就是擂他的胸口。几个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欢迎回家。”

鲶尾和骨喰的粉丝经历了心情多变的一天。之前这兄弟俩明明答应好粉丝晚上会开直播“搞事情”,随后却又出尔反尔,向粉丝解释因为家族的事情所以取消直播。晚上,当标着“鲶尾”字样的直播间又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首页上时,看见的粉丝们抱着“是什么反正先进去”的心态连忙点了进去,还不忘奔走相告。

鲶尾藤四郎的脸很快就以迷之视角出现在了屏幕里,看来摄影设备是在他的手上:“嘿!大家!很抱歉今晚上没有通知地就开了直播间,因为我和骨喰大概不会唱歌。”屏幕中的他看了看前面,又紧张地低下头来,压低声音地说:“我现在要去‘拜访’刚回来的亲戚,他现在就住在隔壁的楼下的对面。而我要——”他抬起手,把拿在另一只手上的东西露出来:“这盒里面注了牙膏的巧克力和他现在桌子上的那一碟换一下,那一份是我的另一个兄弟准备的。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我的目标是不让他发现,所以你们大概可以听见一些神奇的动静。”鲶尾藤四郎给自己打劲:“加油!”

弹幕里飘出来了一片诸如“隔壁的楼下的对面是什么鬼”“伊达搞事组欢迎你”“hhhh鲶尾大大又要搞事情”“为你的亲戚默哀”等字样,背景已从屋子里换到了走廊。

在去的路上,鲶尾藤四郎低声解释到:“我们现在要去拜访的亲戚呢,就是那个耽误我直播的家人,顺便说一句,他和我同姓哦。哦,对了,因为你们不知道我的姓氏,所以也当然不知道他的姓氏咯。”

弹幕很快又飘了起来:

“鲶尾大大真不要脸!”

“那你究竟姓啥?”

“骨喰知道你的计划吗?”

鲶尾做了个调皮的表情,接着又说:“骨喰不知道哦。亲戚先生是今天下午才来的,现在在客厅里聊天,所以我们就可以趁机潜入他的房间……”

“鲶尾,你干什么呢?”

—TBC—







粟田口的年龄排序肯定不能按照真实情况来排……这其实是一个bug。看到这里的人稍稍把鲶尾骨喰药研的年龄调大一些就好。特地加了很多鲶大眼的戏份2333。很喜欢粟田口几个人的相处模式,不过我估计写成这样根本没人看……虽说人要看开些,但看着差不多都是个位数的热度还是感觉心塞啊(躺平)

如果真能看到这里,那就当我什么也没说吧

评论(9)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