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地雪松

厮混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上了艺术这条贼船03/有病欢脱向

Stage.3.3

鲶尾藤四郎找他。一期哥绷着一张微笑的扑克脸说鲶尾藤四郎找他。鲶尾藤四郎在他的房间里不开大灯。鲶尾藤四郎口袋里有东西。五个条件一起并列在药研藤四郎的脑子里后,他“啪”地一声就推导出了“鲶尾藤四郎的口袋里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搞不好是马〇也说不准”的结论。

所以说搞恶作剧的东西被掏出来肯定没有什么大罪,顶多也就是被埋怨两句。因此先下手为强以免被捉弄的药研藤四郎确定世界上没有方形的马〇后连招呼也不打就夹出了鲶尾的手机。

“别拿出来?”画面里的药研藤四郎斜眼重复了一下鲶尾的话,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手机上:“哟,还有外置摄像……”

“卧槽!”

“What the fuck?????”

“真真真是药研藤四郎!”

“我不敢相信!”

“我还以为药研藤四郎已经遁地了!”

“鲶尾藤四郎?骨喰藤四郎?”

“天!药研藤四郎是鲶尾的兄弟!”

“一期鲶尾骨喰药研是一家的啊啊啊脑浆炸裂啦!”

“信息量太大,让我静静”

“看鲶尾的直播竟然能见到药哥!!”

“织田究竟怎么样了?”

“药哥的腿由我来承包!”

“药哥的眼镜由我来承包!”

“药哥整个都是我的你们不许抢!!”

“药哥我嫁!!!!!”

“前面的把你们的药哥肢解算了,一人分个胳膊一人分个腿儿之类的”

“看这弹幕怎么有种看的是加州清光的感觉”

“药哥你家社畜呢宗三美人呢小酒鬼呢他们都去哪里了啊啊啊啊??”

药研藤四郎翻过手机来却看见如此汹涌的弹幕,惊得他立刻把手机又翻了回去,另一只手捂住了摄像头。粉丝们的屏幕今日第N次变成漆黑一片。

“你到底在干什么!”药研藤四郎的低音炮呵斥一声撕裂黑暗。

“直播啊。”罪魁祸首倒是淡定了。

“直播什么?表演膜法不成?”药研藤四郎哭笑不得。

“哎呦你还真猜对了!我刚刚把一期哥变没了来着!你问观众对不?”

“怪不得一期一振从来没说过你是他弟”

“想象不出明天推特,INS和各大论坛的样子”

“药哥别听他瞎说!他在胡扯!”

“胡扯”

“虎徹+1”

“胡扯+2”

药研藤四郎看了看腥风血雨的弹幕,觉得自己还是把它还给鲶尾比较好:“我不陪你直播,你自己玩吧。”

回粟田口还没半天,和一期一振还有鲶尾藤四郎的关系就先曝光了。织田解散还没多久,这下又会把他推向风口浪尖,搞不好还会有人说这是恶意炒作……还怎么让人安生过乡下生活啊?一期哥也是,开玩笑前没有考虑后果吗?!合唱队的其他成员牵连了进来怎么办?药研藤四郎觉得有些头疼。

“诶,你别走啊!你让弹幕里的粉丝怎么办?”

“弹幕里是你的粉丝,又不是我的粉丝。”药研藤四郎朝门口走去:“掉粉也是你自己的事情咯。再见。”

“你自己的粉丝掉没了你也这个样子是吗?”

“你说什么?”药研藤四郎的背影停了下来。鲶尾的声音从后面响起:“织田解散了,人家长谷部都能发条推特再人间蒸发。你又给粉丝什么交代了?要不是一期哥发坏叫你上来,粉丝们能见到你?能知道你回粟田口了?所以说几句吧。”

屏幕里再次显现了药研藤四郎的身影,他已经把头转了过来,正盯着屏幕之外的一点,一副若有所失的样子。

“唉,好吧。”他笑着推了一下眼镜:“败给你了。”

“屏幕前的朋友,若你们身边有织田的支持者,烦劳奔走相告。现在想想,织田四人里,也就我没有表态了。我知道这很反常,你们也觉得不符合我的性格。因为一直以来,我自认为对粉丝也比较上心。但是现在想想,荣誉,名声,美好的岁月,甚至我关心人中的一部分,也许永远都不再属于我了。我的确不甘心,也不觉得这一切就非要由我来承担,但是人总要过新生活,不是吗?至于新生活是什么样的,你们问我就像问长谷部,不会有一点结果。也许会东山再起,也许会……就此隐匿。”药研藤四郎有点吃力地咬出最后一句,漫不经心,却又苦涩地微微一笑:“所以我想等我找到答案后再给大家一个明确的交代。到那时还在支持我的……大家再一起上路也不迟。最后请记住,明天的世界也会有药研藤四郎陪你一起生活。谢谢大家。”

药研藤四郎深深地鞠躬,再抬起头来时说:“好,怎么样?大家还在楼下等我呢……”

鲶尾内心复杂地看了一眼弹幕:“听了以后心更痛了……”

“哦?那还真是少见,就再痛一会儿吧。”药研藤四郎恢复了高兴时的微笑:“我刚才好像捕捉到了什么重要信息?”

“啊?”

“‘要不是一期哥使坏’这句,你没有想过一期哥会叫我上来吧?”

“这……这就按字面理解没有别的意思啊!”

“可惜,你不是骨喰,不然我就按字面理解了。”药研藤四郎拿起放巧克力的碟子:“这个,多半有问题吧?”

“什么意思?”

“你手里面的是食品级的盒子,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些什么……”药研藤四郎盯得鲶尾直发毛,最后一句已然变成了冷酷的命令:“张嘴,鲶尾藤四郎。”

“我嘞个去。”后藤藤四郎皱眉差点皱出了双下巴:“药研和鲶尾在楼上干什么呢?”

“大概是在唱伊达的那首著名的摇滚乐?”

“鹤丸先生唱歌原来都是用尖叫的吗?”

“好可怕!”乱藤四郎捂住了耳朵。

“听、听起来好像很野蛮……”

一期一振微笑着说:“这个反应好像有点过于剧烈了。”

“您不在意发生了什么吗?”前田藤四郎问。

“他们只是玩玩而已,无妨。”

—TBC—


所以最后鲶尾还是没有成功233
感觉把一期哥写的太黑了……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