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地雪松

厮混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上了艺术这条贼船03/有病欢脱向

Stage.3.2

站在那边的是谁?

著名音乐制作人,家族说一不二的兄长,粟田口合唱队绝对的管理者,一期一振!

粟田口合唱队的成员全部出自粟田口家族。早在合唱队成立初期,一期一振就深谙成名会给众弟弟可能带来的不利影响。因此饶是这样一位有名的音乐人,他最狂热的粉丝也几乎不知道他手里这个合唱队的实际情况——合唱队成员从不在公众或媒体面前露脸,即便是在合理的曝光范围内。人们更是休想在网上找到任何合唱队内部有价值的信息。再者童声合唱的受众本来就不如流行音乐广,因此粟田口合唱队只是一直以神秘的方式出现在影视作品的背景音乐里。

药研藤四郎是一期一振最早脱离粟田口家族外出谋生的弟弟。有一部分原因是他本来年龄就偏大,声线过于低沉,合唱队里没有适合他的位置。出于药研藤四郎的好强心理,从跌跌打打到在织田落户,他从未透露过自己和一期一振的关系。两人看起来好像风马牛不相及,很难联系到一块。

紧随药研藤四郎脱离的是鲶尾藤四郎和骨喰藤四郎。比药研藤四郎更有意思的是,鲶尾藤四郎和骨喰藤四郎只以“鲶尾”“骨喰”的艺名开始在网络唱见中活跃,连姓氏都省下说了。

所以鲶尾见到一期一振后,本能地捂上了摄像头。

“一……兄长……”

“你有本事把摄像头亮出来啊?!”

“这就暴露了啊?”

“竟然想跟哥哥玩恶作剧,很可以”

“这是见到哥哥舌头都打不直了?”

“前面的重点不应该是鲶尾还有个哥哥吗?!!”

“大大快把手拿开!我要看哥哥!”

粉丝们不知道的是,在屏幕黑暗,悄无声息的这段时间内,鲶尾藤四郎在用眼神示意一期一振他手里的东西,叫他不要说话。

鲶尾手里的那个是摄像头么?手里这是……巧克力?一期一振努力地辨认他用眼神指代的东西。

你在直播?

没错没错一期哥就是这样!不愧是兄弟用眼神都能交流啊!鲶尾一个劲儿地点头,一期一振心领神会地一笑,转身绕道离开了。

弹幕再是急迫,屏幕也丝毫没有动静。所以当鲶尾的脸再次露出来时,天花板上的吊灯简直闪到粉丝们一阵恍惚。

“嘿,大家。刚才是另外一个家人,真是吓我一跳,我的计划差一点就暴露了。”他顿了顿:“还好我在千钧一发之际用魔法把他变没了。”屏幕立刻转到了面前空无一人的走廊上:“看到没有?他刚才就在那里,不过我机智地运用了魔法——”鲶尾的大脸又回到了屏幕:“魔法懂不懂?”

“懂你个大头鬼啊!”

“请开始你的表演”

“鲶尾大大不用这么急着想转职魔法使吧”

“那人真是你兄长吗?”

“明明就是你和骨喰暗中勾结好吧!”

“你很有天赋,跟我学膜法吧”

“诶,诶,你们什么态度啊?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关系呢?”鲶尾藤四郎一脸不满地盯着飘过的诸多弹幕,但是没有回答任何问题:“不要忘记我们的使命。这事情提醒我更加小心一点,毕竟这是亲戚家,是另外一个战场……”他又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今天下午,我和骨喰急匆匆地赶到这里来着,所以地形可能不太熟悉……”

他慢慢地走下三楼,来到二楼。粟田口家的房子,宽敞程度不用多说。

“哦,到了!看到没有?那一间,”屏幕里伸出了一条指着什么的胳膊,“就是新来的亲戚先生的房间。”鲶尾故意压低了声调,听起来有点像正常版的鹤丸国永。他蹑手蹑脚地走到房门前,音量又低了几分:“我们进去看看吧!”

房间没有开灯,为了安全起见,鲶尾仅仅打开了桌子上的触摸台灯,使得屋子里有了些许橙黄的亮光。

“我们得快点。哦,看见没,那个是他的行李,还有床上的是外套。”自从进了房间以后,鲶尾就一直用见不得人的音量说话。他很快就找到了后藤藤四郎准备的那一小碟巧克力,麻利地调包了它,把好的装回他带着的盒子里:“好了,这样他就会认为这个恶作剧是我的另外一个亲人干的咯。”

“鲶尾  日常搞事√”

“日课√”

“我还是继续为你的亲戚默哀吧”

“好啦,那么我们……”

鲶尾本正对着屏幕说话,门口的动静让他突然抬起头来。

有人!

他想找个地方藏一下,因为跑肯定是跑不了的。但是房间里干干净净,什么可隐藏的地方也没有。
他顿时慌了起来。等到门口已经出现一只脚时,他才想起来什么,把手机“蹭”地一下揣到了衣兜里。

衣兜底的画面随着一句低沉的话降临:

“晚上好啊,鲶尾。平时里你都这么省电吗?”

“鲶尾大大这么怂可不行啊”

“这个是不是你的那个亲戚?!”

“完了还是暴露了吧”

“这个声音听起来有点耳熟啊……”

“嗯嗯,没错,我……”鲶尾胡乱打着哈哈,想要给他自己出现在这里一个合理的解释。

“想找我聊天啊?”来人的语气带着两分调侃:“直接说不就好了嘛,犯不着一期哥给带话吧。”

“我有没有听错?”

“一期?一期一振?!!”

“卧槽他刚才说一!期!哥!”

“鲶尾是一期一振的兄弟?我,炸了!”

“刚才那个在走廊上的就是一期一振?”

“什么?”弹幕的一片爆炸中,鲶尾不明所以了。

“一期哥刚才说你说一个人在楼上无聊来着。他还说你在我房间等我。”

“他说的真尼玛是一期哥!”

“咦?这声音不会是……药研藤四郎吧……”

“哎呦前面的你一说我还真觉得像!”

“啊?这样吗……”鲶尾藤四郎知道自己被兄长玩笑了一把,这时屏幕里出现了脚步声。

“这是什么?”

“哇啊!你,你别拿出来啊啊啊啊!”

屏幕又亮敞了起来,粉丝看见一个穿着背带短裤的人居高临下地看着摄像头,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反射出手机的映像。

不是药研藤四郎又是谁?

—TBC—





粽子节快乐,鲶尾这下作了个爽,三人关系都暴露了2333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一期一振
感谢30fo,没有点梗

评论(2)

热度(23)